第1章 凉薄之人,如何偕老

王府的地牢里,弥漫着阴暗腐烂的气味。

聂凝汐躺在草铺的床上,双脚被铁链锁着。

铁链的另一头深深扎在外面的墙上。

她把自己缩成一个团,却还是无法温暖自己。

府里的下人都当她是犯了错被关在这里,可不是这样的。

她没有错。

她只是……为了嫁给自己所爱之人,放弃了所有。

与家人决裂,却被心爱之人关在这里,整整三年。

外面响起了推门声,聂凝汐下意识往后缩。

脑海里浮现的,都是侮辱和虐打。

诸葛渊缓缓走了进来,让狱卒将牢房门打开。

他走到聂凝汐的面前蹲下,捏住了她的下巴,让她抬头直视自己。

“王妃,你费尽心思嫁给本王,本王如今这般待你,你可还满意?”

“求你,放我出去。”聂凝汐的眼泪控制不住落下。

她真的受不了了,放她走吧。

“这就开始后悔了?当初可是你硬要嫁给本王,就算是拼了命,都要嫁,怎么,现在才知道怕?”

诸葛渊的眼底满是轻蔑,语气丝毫不客气。

聂凝汐与之对视,心突然一阵绞痛。

后悔了吗?

不,她没有后悔。

这三年来,即便是最无助的时候,她也只是怕,却从来没有后悔过。

诸葛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像你这样的人,怎会知道后悔,怎会知道害怕?你只是被关在这里三年,可叶蔓月却像个死人一样,不会说话不会动,一直沉睡……本王也永远失去了与她的孩子!这一切,都怪你!”

聂凝汐眼泪不停的落下——

“我不是有意的,我不知……”

她不知,不知他和蔓月在多年前就已有肌肤之亲。

她更加没想到,那次去庙宇烧香会出事。

更没有想到,满月会变成那个样子,失去了肚子里的孩子,而自己却毫发无损的活了下来。

“一句不是有意,就想让本王原谅你?呵!”

诸葛渊猩红着一双眼,“蔓月一日醒不过来,你就在这牢里待一日,一辈子醒不过来,你就在这牢里待一辈子!”

诸葛渊的声音里带着浓重的杀气。

不把她折磨到疯,他对不起他失去的孩子。

诸葛渊就这么走了,聂凝汐像个尸体一样。

毫无生气的躺在地上,目光空洞。

原本还抱有一丝的希望,如今却如同一个笑话。

从一开始她就错了。

她不该以为诸葛渊心里有她。

原来,青梅竹马始终比不过后来居上。

聂凝汐眼底闪过一抹绝望。

她将之前偷偷藏在草铺下的瓷片拿出来,用瓷片狠狠割开了自己的手腕。

静静看着鲜血流出,意识逐渐消失。

最后一刻,她仿佛看到了诸葛渊的脸。

下辈子,她不要再爱上他。

很累。

死吧,死了一切都能归于原样。

她不会再让诸葛渊厌恶,也不用再受这种折磨。

诸葛渊,害死你孩子的罪魁祸首死了,你会开心吗?

曾几何时,我与你之间的情谊淡去,剩下的只有相看两厌。

聂凝汐苦笑,凉薄之人,如何偕老?

不若归去,化为尘泥……

第1章 凉薄之人,如何偕老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