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真香

“点点!点点你在哪里!妈咪再也不会丢下你一个人了……”直至傍晚,几乎找遍了所有能去的地方,可是依然没有见着孩子的身影。

齐心然崩溃的跟得了失心疯一样,一边哭喊着一边走。

这些年,家庭遭遇变故,父母车祸身亡,家产被人夺走……她只能跟孩子相依为命,点点就是她全部的希望,是支撑她活下去的动力……

如果点点出了什么事,那她也……

就在齐心然万念俱灰的时候,孩子的哭声依稀在耳旁响起,她猛的惊醒过来,不要命的朝着声音的源头狂奔过去。

“呜呜呜……你们说谎!点点才不是没有爸爸的野孩子!妈咪不会骗我的!”

不远处的公园长椅旁,几个高个头的小男孩正将弱小无助的身影围在中间,见她大哭,不仅没有半分同情,反而咧开嘴放肆的嘲笑起来。

这一幕深深地刺痛了齐心然的双眼,她又何尝不知道点点因为没有爸爸而遭到过很多歧视,不只是点点,就连自己,也是在流言蜚语中一路走了过来。

“点点!别怕,妈咪来接你了……”她擦了擦眼泪,不想在小家伙面前显得太懦弱。

那几个熊孩子一看家长来了,跑得比风还快。

“妈咪!”点点扑倒她的怀中,眼泪鼻涕一齐往她身上蹭,“呜呜,妈咪带点点去找爸爸好不好?你不是说会给点点找一个爸爸的吗?”

“好,我向你保证,一定会给点点找一个好爸爸的!”心疼的把小家伙抱的更紧,她曾以为自己跟点点互相拥有彼此就可以了,可这对孩子来说太不公平。

生下她却不能给她完整的人生,是自己太自私太不负责了。

母女俩迎着夕阳手牵着手往回走,舅妈家她是不可能再回去了,今晚就先随便找地方住下来。工作也弄丢了,以后要考虑的还很多。

齐心然走进一家酒店,正在前台办理手续时,回过头却发现点点不见了。

有了前车之鉴,她不顾一切的赶紧追出酒店大门,却在一旁绿化带边看见了熟悉的面孔。

“陈境博?你怎么会在这里?”她眉头皱起,警惕的后退几步。

陈境博一身西装,打扮得人模人样,可嘴里吐出来的话却根本不是人说的,“你看看这个,就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

齐心然看了一眼他扔过来的东西,是点点随身的零用钱包,这个零钱包还是她当初亲自帮小家伙挑选的!

目光顿时染上几分锋利,恨不得将陈境博身上烫出一个洞来,“你抓了点点?姓陈的你还是不是人?!你赶紧把孩子还给我!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报警!”

“随便你报警好了,不过我要是被抓了,你可就一辈子见不着你那宝贝闺女了!”他无赖的笑了笑。

“……”即便想要将眼前的男人千刀万剐,可点点的安危才是当下最重要的,她深深地吸了口气迫使自己冷静下来,“你说,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了点点?”

“我想要的,你不是一直都很清楚么?我记得,当初跟你齐大小姐在一起那么久,你可是清高得很,连让我碰下手指头都不愿意……怎么,原来你也会有求人的一天?”陈境博抱着双臂,似是早有预谋。

她回想起他收买蒋旭钊把自己骗到酒店一事,直接笑出了声,“好,既然这就是你的目的,我答应你就是了……”

“真的?”

“真的。”她放在口袋里的那只手,不动声色的按下了快捷拨通,确认电话差不多被人接起之后,才慢悠悠走到陈境博身边,提高了声音道,“你抓走点点不就是想逼我做你的情fu么?陈境博,想不到这么多年你还是死性不改,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你也要保证,事后一定让我见到孩子!”

“当然,只要你听话,你的孩子一定平平安安的给你送回来。”

说完,陈境博直接搂着她再次走进了酒店。

齐心然被楼的浑身难受,恨不得一耳光甩到陈竟博的脸上去,放在口袋里的手,更是不由自主的加重力道。

陈竟博沉浸在多年的夙愿马上要达成的喜悦中,简直心痒难耐,完全没有注意到齐心然的小动作,开好房间,笑眯眯的将人带进去。

“1308?”齐心然故意大声说道,“我不喜欢这个房间号码。”

“心然,你这挑三拣四的毛病还是没有怎么改啊。”陈竟博一把推开房间,迫不及待的将人丢在大床上,俯身凑在她的颈边,用力的吸了一口气,“真是香啊。”

齐心然倒抽一口凉气,只希望古奕能明白她的意思,尽快赶过来,“我还没有洗澡,用不着这样着急吧?”

“我不介意。”陈竟博粗糙的大手不老实的滑过她的身体。

齐心然故作镇定,手指轻轻地点着陈竟博的胸口,耐着恶心,“可是我希望我们两个的第一次能有个美好的回忆。难道你不想吗?更何况,我迟早都是你的人,也不用急在这一时半刻吧?”

陈竟博一把扣住她乱动的手腕,嘴角勾起一个嘲弄的弧度,“在我心里,你就是一个装清高的臭biao子。都已经和野男人生过野种了,哪里还有那么多的要求?不要忘了,你女儿现在在我手里,你在我面前只有服从,明白没有?”

齐心然恨自己无力抗衡他,索性闭上眼睛,假意顺从。

随着空气中传来一道衣衫被扯开的声音,她只觉得胸前一片冰凉,男人滚烫的气息呵在肌肤上,引起一阵惊恐的颤栗。

“很快,你就是我的人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一道响彻耳膜的撞击声,紧跟着门板被人从外面踹开,摇摇欲坠,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出现在门口。

他眉眼俊朗,只是眼底带着冷霜,几乎要将靠近的人全都冷冻成冰。

“又是你坏我事情!”陈竟博转头看去,对上男人的脸时,脸色变得相当难看。他可没有忘记四年之前,是谁把他送进警察局,要不是他急中生智想到脱身的办法,恐怕到现在都不一定能出来。

他发誓出来之后一定要找人算账,没想到他还没找上门,对方却再一次破坏了他的好事,新仇旧恨加在一起,让他的脸孔变得有点狰狞。

古奕大步走进来,被剪裁得体的西装裤包裹住的大长腿抬起,直接踹向陈竟博,“我看给你的教训还不够,还敢动我的女人。”

陈竟博狼狈的跌下床,还未来得及起身,门外冲进来几个保镖,把他牢牢地控制住,“别动,老实点。”

“穿上。”

古奕的视线在触及到齐心然胸口大片地雪白肌肤裸露在空气中,眉心狠狠一皱,脱下外套丢在齐心然身上。

齐心然猝不及防被衣服兜头一罩,呼吸之间全是古奕身上那种好闻的味道,她低垂着眉眼,将衣服裹在自己身上,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只有磕磕巴巴的道谢,“谢……谢谢。”

谢谢他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赶过来救了她。

古奕上下打量她一眼,“怎么?还舍不得离开这里?”

齐心然楞了一下,摇头,“不是的。”

“那我们走。”古奕点头,已经转身准备离开,走了几步,发现齐心然并没有跟上来,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发现她是在看陈竟博。

他冷哼一声。

第5章 真香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