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毁容

不顾肩补伤口撕裂流血,到处在屋里找镜子,她疯狂般的冲出病房,对着门外窗户的玻璃,颤抖着双手将纱布层层解开。

纱布落地,她以为她心里足够强大,她还是太高估自己了。

只见玻璃上映现的女人脸上划痕错错,温婉婉小心的抚摸上左脸一指宽血肉模糊的疤痕。

啊!痛!那是被刀子划破的痕迹。

温可心不仅派人杀她,居然还毁了她的容貌!

“女人最得天独厚的资本就是一副好皮囊,你连资本都没了,以后还怎么在这社会上立足!说白了,温婉婉你现在就是废物一个!”

宫廷焱身体紧贴着她后背,抑扬顿挫语调,乎出热气丝丝撩拨,暧昧不明之间更多的是压迫嘲讽。

“不用你提醒我!谢谢你救了我性命!”温婉婉不自然的与他隔开距离。

“温婉婉,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宫少,我说过我不认识你,也想和你有任何的关系!”温婉婉的语气很烦躁,谁毁容还淡定得了,耳边还有个陌生男人一直跟她说叽叽歪歪些说不通的道理。

“温婉婉,你是欲擒故纵不够,还要装可怜到底?”宫廷焱绝色俊容燃起火色,秋眸寒光冷到极致。

温婉婉彻底失去了耐心,她一个踱步转身打算出了病房门,不想和神经病纠缠!

“温婉婉,你以为没有了我,你能逃得出追杀你的温家人吗?”

宫廷焱的话像胶水将她粘住,顺着宫廷焱的视线往病房门外看去,几个人鬼头鬼脑的在门口四处张望。

估计是温可心那女人不放心,让人来医院门口守着,以免行动失败。

“那你想怎么样?”温婉婉不是思想顽固的女人,除了这个条件她好像也别无选择。

“你和我宫廷焱领证,成为宫氏有名无实的宫太太。”

对于温婉婉来说,可以暂时保住性命,这个条件好像不错的!

可是想到豪门之中的是是非非,她有些犹豫!

努力摆脱那个圈子,身不由己不得不再次涉足。

宫廷焱看着踌躇不决女人,再次赤鼻,挑眉,看好戏的模样!

“期限多久?”

“原来权衡利弊这么久,就是纠结期限?不会太久的,够你在这儿得到你所有想要的!”

温婉婉当然听得出,宫廷焱含沙射影的冷嘲热讽中还有一层更深的意味。

三个月之后。

温婉婉肩伤已经完全愈合,她和宫廷焱三个月前就领证了。

宫氏,是京都四大豪门之首,其它三大豪门分别是司空氏,宇文氏和诸葛氏。

宫廷焱就是宫氏的现任总裁,25岁的宫廷焱,果断阴狠手段和无人能及经营思维,将宫氏的规模扩张至全世界,从京都四大豪门中脱颖而出,其它世家甘于俯首。

温婉婉到医院做了最后一次复查,出了大厅,竟然在医院里碰到了两个月未见面的宫廷焱。

宫廷焱推着一轮椅,轮椅上坐着了面容姣好的女子,柔弱得像三月扶柳,难得的是宫廷焱的脸上,竟然带着温柔,看来这女人对他非比寻常!

既然那女人对她那么重要,为什么不和她结婚?她岂不是坏了人家的郎情妾意!

自古豪门婚姻,两情相悦,大多避不开门当户对,宫廷焱既然能和她随意扯证,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她是宫廷焱拉来当挡箭牌!

他是为了保护自己最爱的女人!

温婉婉是个很怕麻烦的人,也懒得应付,所以她很自觉屏蔽了宫廷焱的存在,鞋底抹油才是王道!

第5章毁容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