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谁爬上谁的床?

慕锦浑身无力的躺在柔软的被褥上,忽地有个高大的,满身酒气的身躯俯身过来。

她混沌的大脑感受到了一份危险的气息,一股灼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

而这掺杂着酒气的薄荷香味,格外的清晰,有一种遥远的熟悉。

掠夺着她的呼吸,强势而霸道,让她感到空气实在稀薄。

好难受。

慕锦努力的想睁开迷离的眼睛,男人俊美冷硬的脸闯入她的视线里,她晕晕的脑袋当机了一下,惊诧的出声:“是你?!”

话落,男人也怔了下,随即又低低徐徐的笑了起来。

幻觉里的人第一次会说话,挺好。

慕锦想挣脱这个男人,但头晕目眩,而身体更热了,万万没想到的是她动一下,他扣着她手的力气就更重,嗓音低哑:“乖,给我。”

哧——布帛撕裂的声音

而后她身体一疼,从未有过的,撕心裂肺的疼痛感席卷而来。

女人再一次的昏睡了过去。

……

一阵刺目的晨光,从窗帘的缝隙透了进来,晃得浑身酸痛的慕锦睁不开眼。

但身体太疼了,跟散架了似的,很不舒服……忽然间想到了什么,她猛地坐起身来,往身旁的男人看去。

她身边的男人也睁开了眼睛,蓦地坐起了身来。

气氛有一瞬间的僵滞。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望着彼此。

慕锦眨着卷长的睫毛,看了看男人健硕的上半身,头脑放空了好几秒。

思绪慢慢拉回了现实,她扫了一眼地上散落的衣衫,还有撕心裂肺的疼痛,终于想起了昨夜的情形。

她身上的痕迹太多,肩膀上脖子上遮都遮不住,厉沭司双眸有些异样,随即透出慑人的寒光。

“慕锦,你真是不知廉耻!”

慕锦一愣,她都还没有说话,他反倒先骂她?

“厉大公子,貌似昨夜是你强迫的我!”

“这是我的房间,”男人冷呵了一声,眸中泛寒,“刚回国就处心积虑地接近我,慕锦,你长进了啊。”

慕锦咬着唇看了这个房间一眼,她昨天应该是在工作的,不知道谁把她打晕了,丢到了这里来。

“你也说了,我刚回国,我怎么知道你在哪里?”她的手指攥紧了身上的被子,唇角却扯着笑,“我昨晚有反抗的,是你自己那什么我……现在倒打一耙,很掉价啊厉大公子。”

“慕家二小姐调查别人的手段,几年前就炉火纯青,现在会差到哪里去?”

厉沭司睨了她一眼,语气中净是嫌弃鄙夷,“你喜欢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要,你会反抗?”

慕锦脸一白。

他的话太直白,却说得也是事实。

她以前确实刁蛮任性,仗着哥哥势力,追查他工作地点,又屡次三番接近他,想成为他的女人。

但在两年前她就不了。

而昨晚……她虽然意识很不清醒,但印象中是记得有反抗过的。

难道……难道没有么?

她刚想说话,厉沭司却掀开了被单,起来穿衣服。

“而且慕锦,话别撇的太干净,”男人的声音刻薄似刀。“曳酒吧是厉氏的产业,你跑到那去工作,是个人都看的出来你处心积虑,你还有脸说不是,嗯?”

妈的,她还真不知道。

她才回来几天啊。

不过——

慕锦眯起眼睛看他,“我也就昨天才入职而已,你怎么就知道了?”

厉沭司的手一顿,又继续系上扣子,等穿好了衣服,他转身看她,气场阴森。

“我要知道会很难?”他冷笑,“慕大小姐屈尊降贵当个小小的女招待,从你入职的第一分钟起,整个S市都知道了。”

“你心怀不轨,很多人提醒我防着你,”他伸出手钳住了她的下颌,“没想到你还真做了。”

慕锦的唇角抿的极紧。

她知道她名声不好,但那也是之前的事情了,现在的慕锦,做不出之前那么没皮没脸的事情来。

而且,而且她才刚失身给他,他至于这么着急的撇清自己么?

她满腔的怒火和委屈,面对着男人却说不出话来。

过了好一会,她才松开了指尖泛白的手。

微微扬了扬嘴角,她看着他,朱唇微启:“厉先生,你说得没错,我就是故意的!我之所以在曳酒吧做招待,就是为了守株待兔等着你,昨晚我的服务你满意不满意?给个好评怎么样?”

“先生既然享受了我的初次,怎么也要出个好价钱吧?”

说完,她不顾自己未着寸缕,面带微笑地揭开被子,那床单上一抹刺目的鲜红很是惹眼。

“慕锦,你哥哥不在,你就混成这个样子了?”

一声厉喝,房间里可以清晰的听到,男人带着怒气和冷意的怒吼声。

第1章 谁爬上谁的床?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