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宁愿去死

推开门进去,“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

第三章宁愿去死

沈佳茹眸光黯淡,抓着他的手依偎进男人怀里,哽咽道:“斯年,你是不是在怪我?我……我真的不能接受她怀着你的孩子,这比她拿刀杀了我还要难受!”

她握住男人温暖的大手放在自己手腕上,那里缠着厚厚的纱布,隐约还能看到红色的印记。

“佳茹,别说傻话。”穆斯年大手反握,目光落在她受伤的手腕上,眼底划过一抹阴凉。

手术室里,沈佳茹知道沈意如怀了孕,死活不肯接受输血,甚至用自己的生命逼着他拿掉那个孩子。

沈佳茹是他多年来的心头爱,尤其是被奶奶逼着娶了沈意如之后,他对她的渴望更加强烈,像是得不到心爱玩具的孩子。

求不得,才更上心。

沈佳茹闻言,这才趴进他怀里,蹭了蹭自己的眼泪,瓮声瓮气道:“斯年,谢谢你爱我。你不知道,血液从手腕不断地往出流的时候,我以为我会死,我的心都凉透了。唯一的念头,就是后悔,后悔跟你错过了这么多年,等我转身的时候,你已经成了别人的丈夫。我……”

说着,她又低声哭了起来,似乎怕被人发现,她哽咽几下,抬起头来,又是一副强颜欢笑的模样,深情款款道:“幸好,我还有命继续爱你。”

沈佳茹是个性感漂亮的女人,在娱乐圈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她早就练就了一身’对付各色男人’的技艺,百战不殆。

这副梨花带雨,又强忍委屈的模样,轻而易举地勾起了男人的怜惜之意。

穆斯年搂了搂她,安抚道:“乖,好好休息,我陪着你。”

沈佳茹甜甜一笑,满眼都是男人的倒影,柔情似水。

可心里却是冷笑不断。

沈意如,你怀了孕又怎么样?

我不过是小小飙了一下演技,就让你上了手术台。

你永远也比不过我,等着吧,我会让你彻底从穆斯年身边消失!

……

“意如,尝尝这个红枣乌鸡汤。”

张梦雅推门进来,果不其然,沈意如又在看电视新闻上的报道。

财经版头版头条八卦:穆氏集团总裁携明星女友出入各大商宴,疑似婚期将近?

她将汤放在桌上,握着沈意如的手,叹气:“傻孩子,明知道看了会伤心,还非得折腾自己,怎么不想想肚子里的孩子?”

沈意如收回黯淡的视线,靠在张梦雅怀里,眼眶发红,“妈,我难过。”

虽然母女俩分别多年,最开始她对这个突然出现的母亲也觉得陌生和不适应,可张梦雅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很快让她缴械投降,将心事和盘托出。

如今在妈妈面前,她的脆弱毫不掩饰,因为有人心疼。

沈佳茹是大牌明星,媒体关注度本就高,明星傍上富豪的热门八卦,关注度高得沈意如想忽略都不行。

她看一次,心就疼一分。

现在,是真的放弃了,死心了。

“意如,他配不上我的宝贝。”张梦雅摸摸她的脑袋,声音温柔如水:“为了孩子,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嗯?”

是啊,为了孩子,她不能继续这么下去了!

沈意如勉强扯了扯唇,眼底闪烁着坚定的光芒,“妈,帮我委找个律师拟一份离婚协议吧!”

沈意如眼眶一热,缩进她怀里,汲取着母亲身上的温暖,“离婚以后,我想出国,您帮我把离婚协议交给穆斯年吧。”

他们,没有见面的必要了。

......

三天后,穆氏集团总裁办。

桌面上摆着一份离婚协议书,穆斯年半撑着下颌,看着上头清秀的签名,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怒火。

结婚那晚,女人娇羞欣喜的神色还近在眼前,没有想到,率先提出离婚的人,会是沈意如。

穆斯年捏着笔,冷静地盯着纸面,却半晌没有写下自己的名字。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明明已经如愿以偿,却并没有开心的感觉。

男人眼底忽然凝结成冰,给自己找了一个打电话的借口——沈意如,就算是要离婚,也不该是你先!

然而,这一通电话注定打不通。

他怎么都找不到那个女人。

沈意如,消失了!

……

五年后,米国,机场。

朗润清雅的青年抱了抱沈意如,嘱咐道:“姐,一路顺风,下了飞机记得报平安。”

沈意如今天穿着一身时尚brinna高定限量款米色长裙,外搭纯白定制西装小外套,精干中又带了几分女人味,甜美可人的五官经历了时光的打磨,沉淀几分沉静温婉的气息。

“知道了,”年轻靓丽的女人举手投足之间,尽显时尚贵气,引人注目,“云琛,这些年辛苦你了,一个人在国外,照顾好自己。”

陆云琛正要说话,大长腿被一个长相十分可爱精致的小男孩抱住,“舅舅,你真是越来越像管家婆了,好啰嗦哦!”

小男孩穿着格子衬衫,小牛仔裤,带着一顶酷酷的帽子,五官粉雕玉琢,乌黑整齐的刘海下,是一双黑珍珠似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地,跟会说话似的,十分讨人喜欢。

陆云琛将他抱起来,点了点小家伙的鼻子:“敢取笑舅舅?别以为你要回国了,就能无法无天了!若是惹妈妈生气,舅舅照样飞回来揍你。”

小家伙吐吐舌头:“我才不会惹妈妈生气呢!舅舅挑拨离间!”

沈意如看着儿子和弟弟相爱相杀,唇角笑意深浓。

五年前她出国以后,在米国重新读了自己喜欢的服装设计,幸运地遇到了自己的弟弟。

陆云琛是母亲再婚后生下的儿子,比她小三岁,在米国念书,为人却稳重自持,对她这个同母异父的姐姐一直不错。

在米国她毕竟人生地不熟,又怀着孩子,刚刚开始适应地非常辛苦,后来在他的帮助下,才安全生下了沈陌。

离开穆斯年以后,她何其有幸,重新拥有自己的人生——懂事的弟弟,乖巧的儿子,温柔的母亲,大好的事业。

“姐,这次回晏城……”陆云琛抱着小侄子,欲言又止。

第三章 宁愿去死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