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我没有

穆斯年几乎是踹开门跑过来的。

缩在墙角的沈佳茹立刻朝着他扑了过去,“斯年,我好怕,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佳茹,你怎么样?我带你去医院。”穆斯年直接抱着沈佳茹起身,低声安抚:“别怕,我在,没人能伤害你。”

沈意如僵立一旁,脑子嗡嗡作响,下意识要解释:“斯年,我没有……”

穆斯年脸色铁青,冷冷道:“沈意如,你等着。”

门口传来一声巨响,沈意如踉跄着跌坐在沙发上,脸色惨白。

他问都不问,便已经认定她伤了沈佳茹了!

医院。

穆斯年守在手术室门口,看到医生出来,连忙迎上去:“医生,她怎么样了?”

医生眼底闪过一抹挣扎之色,想到那笔巨额报酬,狠狠咬了咬牙,抬起头,又是一脸焦急之色,“穆先生,沈小姐失血过多,情况很危险,可是医院血库不足,需要及时找到跟她血型一致的亲人过来输血才行啊。”

血型一致的亲人?

穆斯年下意识想到了伤害沈佳茹的罪魁祸首,这时护士跑出来,焦急道:“王医生,病人失血过多,生命特征虚弱,需要及时输血,病人说,她有个姐姐可以输血……”

果然,沈意如的血型跟佳茹一致!

穆斯年猛地站起身,毫不犹豫地打电话,让保镖将沈意如带到医院来。

被穆斯年强行拉到输血室,沈意如一脸震惊,“不行,我不能给她输血,斯年,我……”

“沈意如,你伤了佳茹,这血是你该还她的。”穆斯年捏着她的肩膀把人按回去,“若是她有个意外,我不会放过你的。”

沈意如激烈地摇头,眼眶红了:“我没有伤她,是她自己划伤自己的,我没有骗你。”

“闭嘴!”穆斯年看着医生焦急的面色,没有时间跟她废话,直接命令道:“抽她的血,快点。”

护士刚刚过来,沈意如便挣扎着后退,“斯年,我怀孕了!”

男人愤怒的脸色明显僵了一下,震惊的目光落在她平坦小腹上,微微蹙眉:“怀孕?”

沈意如眼底燃起一抹希冀的光芒,忙不迭点头:“今天刚刚检查出来的,本来晚上要告诉你的,可是你又走了,我……斯年,求求你,如果让我输血,孩子会有危险的。”

穆斯年僵住了:他没有想过沈意如居然会怀孕,明明每次事后都会让她吃药的!

这个该死的女人,又阳奉阴违!

她这个时候怀了孕,佳茹怎么办?

医生没有料到会是这个结局,想到沈佳茹承诺的报酬,他连忙上前,焦急道:“穆先生,病人时间不多了,再耽搁下去,怕是……”

这种欲言又止的话,最是引人遐想,由医生在医院说出来,更是让人胆战心惊。

穆斯年猛地收紧拳头,抽出自己的胳膊,退后一步,冷声道:“按住她,输血。”

沈意如被几个护士死死地安在床上,难以置信地看着男人冷漠的脸庞,大吼:“穆斯年,你难道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了吗?”

说话间,冰冷的针尖扎入肌肤,沈意如被强行的输了血,身体随着血液的流失,渐渐感受到了刺骨的凉意,一直蔓延到心底。

穆斯年背在身后的大手死握成拳,咬牙道:“沈意如,这是你伤害佳茹,该付出的代价!”

若不是她丧心病狂地伤害佳茹在前,又怎么会闹出这一茬?

输一些血而已,又不是逼她流产,为了佳茹的命,这一点牺牲是值得的。

况且,这个孩子,本就不该有。

“穆斯年,我求你,别伤害孩子……”沈意如气若游丝,“失血过多,孩子会撑不住的。”

“我记得我说过,让你吃药。”穆斯年冰冷的目光落在她脸上,良久,“你处心积虑地怀上这个孩子,跟我无关。”

殊不知,这句话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沈意如眼底的光芒彻底熄灭,眸色一片灰败,任由手脚冰凉,情绪毫无波澜。

哀莫大于心死。

穆斯年见她低着头不再反抗,心底反倒升起一股怪异的不安。

察觉自己的情绪居然被这个女人轻而易举地左右,男人神色懊恼,转身离开。

“2号病人,沈意如准备手术。”护士带着沈意如往手术室走去。

她刚刚输完血,穆斯年连面都不露,就直接让人带她来产科手术。

沈意如早已心灰意冷,麻木地点头。

“等等!”

这时,坐在后面的一位中年妇人忽然拦下了她们。

张梦雅越看沈意如的五官轮廓越熟悉,几乎是颤抖着开了口:“姑娘,你爸爸是不是叫......沈宽?”

沈意如惊讶抬头,莫名觉得眼前的夫人熟悉又亲切:“是,请问您是……”

“意如……”张梦雅险些失了态,迎着护士惊诧的目光,她才镇定心神,低声问道:“你想要这个孩子吗?”

她一直坐在他们后面,沈意如和护士的话,她听得明白,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女儿分明是舍不得这个孩子的。

沈意如眼眶一红,“我……”

护士觉得不对劲,连忙挤到两人中间:“沈小姐,手术时间快到了,穆先生吩咐过……”

“你给我让开!”张梦雅一改温柔神色,厉声喝道:“管好自己的嘴巴,这件事我会和你们院长沟通。”

说罢,她安抚性地拍了拍沈意如的手,“意如,等我一会儿,我带你走。”

张梦雅转身打了个电话,没多一会儿,护士就接到了院长电话,连连点头,对着张梦雅鞠躬道歉之后,匆忙离开了。

病房门外。

白色的灯影落在男人面颊上,打造出明暗相间的线条感,“她……手术完了?”

电话那头再三.保证手术顺利,病人已经离开。

“哼……”穆斯年二话没说,直接挂断电话。

得知沈意如竟然真的听话地做了手术,他心里真有些不痛快。

沈意如,你费尽心思才怀上这个孩子,居然就这么放弃了?

他说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态,眼前总是浮现出那女人心如死灰的模样。

输血的时候,仿佛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布娃娃,任由人摆弄。

那样子,看得他心浮气躁,有一瞬间,想拉起她往出走,只要她能有一点儿正常人的反应!

“斯年……”

他满脑子都是沈意如的身影,听到沈佳茹的声音,才恍然回过神。

推开门进去,“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第二章我没有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