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你经常带客人回家?

余锦的心脏噗通漏跳半拍。

她万万没有想到,曾辉会出现在她的家门口,她惊喜,激动,甚至是不知所措。

可是曾辉看她的眼神,是那样的盛怒鄙夷。

她刚要张口说话,曾辉以最快速度跨进门来,嘭的一声用力关上房门。

他像一阵风刮过,用力攥住她的领子硬生生把她提起来。

为什么突然跑到她家里来这样对她?余锦双脚离地没有安全感,脖子被勒的痛苦不堪,呼吸不畅:“放,放……”

巨大的恐惧随之而来。

曾辉凶狠的把她往后一推,远远甩了出去,鄙夷的问:“你经常带客人回家?”

鞋架哗啦啦的倒了,余锦撞在地板上,用身体护住怀里的婴儿,忍着剧痛踉跄着爬了起来。

她不明白曾辉为什么突然问出这种话,太侮辱人了。

曾辉的鼻子动了动,闻到了婴儿身上的味道,厌恶鄙夷:“房间里什么味?像屎一样臭。”

余锦的脸火烧似的红。

曾辉骂她的房间臭,就像骂她人肮脏恶臭一样,让她难堪、无地自容,恨不得把自己藏进地缝里。

曾辉环视房间,喝道:“这么脏臭的地方还能接客,客人不嫌弃吗?连去宾馆的钱都没有?”

“我,我……”余锦张大眼睛,颤抖的不敢想相信他越来越恶毒的言语,“我没有……”

然而曾辉根本不想听他说什么,把目光落在余锦怀里的婴儿上。

那一瞬间他满是不敢置信,厌恶的神情如同实质:“这是你的私生子?怎么这么臭,你给他洗洗澡能死吗?”

“你……”曾辉眉头狠狠的拧了起来,像是躲避瘟疫似的往后退了一步,“你不会有病吧?”

曾辉想要掐她的脖子,可是触及到她怀里肮脏发臭的婴儿,嫌恶的收回手,指着她的鼻子咬牙切齿道,“你敢把病传染给我,我弄死你和你孩子!”

余锦闭上眼睛,难堪的低下头,连抬都抬不起来。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啊,怎么能这么说她?

曾辉艰难的屏着呼吸,实在是后悔死了来这种地方。

一开始他把这女人砸伤了,看着她一声不吭隐忍的样子,多少有点过意不去。现在看来,像她这种不自重的女人,大概是被客人打习惯了,哪值得他专程跑来道歉?

他一秒钟都不想多待,拉开门转身就走。

第3章 你经常带客人回家?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