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别让我看见你恶心的脸

房顶的白炽灯晃得曾辉头晕目眩,刚才的混乱让他感到恶心,胃里翻江倒海的想吐。

他冲进浴室抱着马桶吐了有二十分钟,恶心混乱的感觉还是挥之不去。

余锦默默穿好衣服,站在卫生间门口,盯着曾辉弓起的背看了一会,担心的问:“你还好吧?”

曾辉愤恨道表情扭曲,随手抄起洗手台上的东西狠狠砸了出去:“滚,别让我看见你恶心的脸!”

鼻梁被砸中,余锦痛呼一声。

很多血从鼻子里流出来,她快速抽出几张纸捂住鼻子,没一会儿纸巾全部被浸透了。

她又扯了一堆纸擦干。

太痛了,血止都止不住,刚刚跟她鱼水之欢的男人,就那么用愤怒的、是毫无怜悯、甚至是想要撕碎她的眼神看她。

顿了顿,她用纸巾捂着鼻子,默默转身离开了房间。

背影孤寂可怜。

曾辉看着余锦的背影,又看了看垃圾桶里浸血的纸,皱了皱眉。

可恶!

第一次居然是跟这种肮脏的女人!!

曾辉盯着那团血粼粼的纸看了一会,离开了酒店。

余锦回到家,打开咯吱作响的房门,屋里清冷的气息扑来,她缩了缩肩膀,靠着沙发坐在地上。

她仰头倚在沙发上,以防止鼻子里的血再流出来,鼻梁隐隐作痛,她浑身被碾压似的疼,这种黑暗没有阳光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手机叮咚响了一下,余锦看了眼,十五万到账了。

曾辉的大表哥果然言而有信,这么快就给了钱。

她把手机揣回去,又无力的仰在沙发上,闭着眼睛想起曾辉——

曾辉清爽的气息,哪怕浑身酒味也充满异样魅力,她偷偷喜欢这个男人五年了。

那年她在医院手术,躺在病床上不能动弹,身边没有亲人朋友照顾,是曾辉曾医生可怜她,忙里抽闲照顾她几天。

她这一生没有几个人对她好,就那短短的几天她贪婪的把曾医生牢牢记住了。她了解到曾医生的家庭条件非常好,是她平时连接触都接触不到的那种高高在上的人群。

那种无法高攀的,阴暗里的泥鳅偷偷仰望光明的爱慕压在心里五年。

她今天与曾辉缠绵,像做梦一样。

可是睁开眼梦醒了,她恐怕再也不会与那个男人有交集。

多么美的一场梦,醒的太快了。

从前她之于曾辉是无数病人中的一个,连记都记不住。现在之于曾辉,是可恶可憎的援交女。

“呜呜……”

卧室里传出微弱的叫声,余锦睁开眼睛,连忙跑到过去。

毛茸茸的毯子上有一个虚弱的像猫崽子大小的婴儿,婴儿身上很脏,身体散发着臭味。

他是余锦两天前从路边捡回来的,他生病了,气息微弱,连哭都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看上去像是快要死了。

尽管他身上很臭,但余锦不敢给他洗澡,怕家里条件差,洗完澡让他受凉,加重他的病情。

婴儿排便了,

余锦连忙去卫生间打热水,小心的清理排泄物,换好纸尿裤,然后用干净的毯子把他包起来。

余锦刚用毯子包好婴儿,就听见房门被暴力敲响,力道大的就像跟她有仇似的。

余锦心脏颤了颤,稳定情绪抱着婴儿去开门。

门外站的竟然是曾辉。

第2章 别让我看见你恶心的脸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