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你的爱,我不稀罕

呛鼻的酒气从身后传来,唐霏知道是傅亦年回来了,这几天他夜夜喝得酩酊大醉,然后爬上她的床。

身上那件轻薄的连衣裙被他猛地一扯,直接从中间裂开了,修长的手顺着白皙光滑的大腿一路往上,一把扯掉了她身上唯一的障碍。

身下一凉,紧接着撕裂般的疼痛从身下传来,男人一只手掐着她的腰,不允许她动弹分毫,蛮狠地占有了她。

没有前戏,甚至没有一点点的爱抚,他的每一下闯入,都带来撕心裂肺的疼痛,每一次都是在宣泄着他心中的愤怒。

指尖紧紧攥着身下的被单,用力之大指尖透白,没有一点点的血色。

他的动作一下比一下猛烈,完全没有技巧可言,也根本就不在乎她的感受。

“好痛……”

破碎的声音从唐霏紧咬的唇瓣溢出,实在太痛,她下意识地想要逃离,手指攥着紧紧的,拼命地想要往前挪动。

按在她腰上的手却猛地往后一拉,反而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得更近。

她微小的挣扎瞬间就淹没在了更加猛烈的疾风骤雨之中。

他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每一下都仿佛用上了十成的力气,要将她拆吃入腹一般。

“姌姌……姌姌……”

傅亦年释放的时候,趴伏在她的耳边,深情无比地叫着这个名字。

此时唐霏已经有些意识不清,但是听到这个名字,她就像是被一盆冰冷无比的水当头浇下,透心一般的凉。

他动作缓慢地从她体内撤离,火热直接褪去,浑身上下只觉得冰冷刺骨,下意识地打了个寒颤,半天都缓不过劲来。

傅亦年慢条斯理地扣着衬衫的扣子,俊美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有的只是冷漠。

“亦年,你……”

唐霏咬着唇,她想说什么,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自从她的妹妹唐姌上个星期从国外回来,结婚三年从未碰过她一下的傅亦年,每晚都会借着酒气来惩罚她。

她爱这个男人爱了十二年,但是他却避她如蛇蝎,在他眼中她就是个恶心又恶毒的女人。

听到她叫他,傅亦年的眼神愈发的冷,湛黑的眸子蕴着寸寸寒芒,每一寸都充满了鄙夷和厌恶。

他的视线落在她长发掩面的那半边脸颊上:“唐霏,我说过,不要叫我的名字,从你的嘴里叫出我的名字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三年来,他从来不会掩饰对她的厌恶,恶心这个词是她从他嘴里听到最多的一个。

唐霏伸手,轻轻触上自己脸颊上那一道狰狞恐怖的刀疤,心口就像在滴血一样。

当年她用尽一切手段逼他娶了他,傅亦年恨她,她知道。

但是脸颊上这道丑陋的刀疤是当年她为了救他才留下的,所以她不后悔。只要他没事,别说是毁了一张脸,即便是要她的命,她也不会眨一下眼睛的。

傅亦年不再多看她一眼,起身就准备走,唐霏忍着痛扑过去,一把抱住他的腰。

“今晚你能不能不走?”

唐霏知道自己的乞求只会让他更加的厌恶自己,但是她没有办法,她的时间不多了。

“放手!”他的声音很冷,透着刺骨的寒意,“唐霏,我已经够恶心的,不要让我更恶心!”

“我知道,我知道你恨我,可是亦年,我真的爱你,我爱你啊……”

“呵,唐霏,你爱我,真是天大的笑话!我求婚的人是谁,要娶的人是谁,你不知道吗?现在站在这里的人为什么是你,难道你不清楚?你活生生地拆散了我和你妹妹,这样的爱,我可不敢要!”

唐霏紧紧咬着下唇,脸上的血色散尽,脸色苍白得不像话,“就算我不择手段,可是我们结婚三年,我对你怎么样,难道你就一点点都感受不到我对你的好?”

傅亦年伸手一把擒住她的手腕,力道之大几乎将她的手骨捏碎,“唐霏,天天对着你这张丑陋无比的脸,我只觉得恶心想吐。至于你那些好,我不稀罕!”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她被他猛地甩开,重重地跌在地上。

唐霏坐在地上,看着他径直往外走去,看着他决绝的背影,只觉得心像被挖了一个洞一样。

她悲凉地笑了笑,手指再一次摸上自己脸颊上的那一道疤,指尖用力,恨不得将这道疤痕从脸颊上抠下来。

她自己照镜子看见都觉得恐惧的疤痕,她怎么能指望傅亦年看到不介意呢!

像她这样的丑八怪是不是就该躲在角落里,等着时间到了,一切结束就好了?

第1章 你的爱,我不稀罕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