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困徒

顾芷兮的凄惨模样并未换得纪北煜的半分恻隐之心,反倒像是把他彻底激怒了一般,更加狠戾粗暴起来,丝毫不顾及她的状况。

“顾芷兮,你有什么资格哭,”纪北煜抓起她的头发,逼迫她仰起头,“这不就你一直以来的目的吗!”

“不是我,不是我……”

顾芷兮到最后痛得泣不成声,几乎失去了意识,只这样不断低声呜咽道。

她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偷偷爱了五年的男人,有一日会将自己当成是杀人凶手,恨不得将自己生吞活剥。只因为他的弟弟死前向她告白了么……

结束完一切后,纪北煜看她就像是看世界上最肮脏的东西,厌恶地将她一把推开,独自系起衬衫的纽扣。

顾芷兮头狠狠磕在墙上,但比不过先前身上千分之一的疼痛,泪水还不断地从紧闭的双眸流出。

“不是我,你会后悔的……”

随之回应的是一声嗤笑,纪北煜讥诮道。

“没能让你直接去死,确实有点后悔。”

整整五个月了,纪北煜一直将她关在这个别墅里,四周永远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寂静得就像是坟墓。

一开始她每天都试图逃离,有一丝半点的希望也不放弃,都以失败告终。

直到四个月前趁别墅检修时,在一个佣人的帮助下,她成功出去,结果还没跑多远就被找到,随之换来的是更加残酷的对待。

久而久之,她甚至已经习惯了这种黑暗,就连从高高的小窗里投落的些许阳光,她都恐惧到躲得远远的,不能接触一点光。

但她已经三个月没有来过月事了,偷偷拜托了送饭的佣人买来验孕棒,顾芷兮才知道自己怀孕的事。

房门被打开,顾芷兮惊恐地瑟缩向角落。

平常佣人送饭只会从小窗递进来,只有一个人有打开房门的钥匙,那就是纪北煜。

“听说你怀孕了。”

无视顾芷兮的所有挣扎,纪北煜毫不怜惜地将她拖曳过冰凉的地板,暴戾将她推进浴室。

花洒的水顿时淋湿了她全身,任由冷水直直冲下,流进她的眼睛,鼻子和嘴巴。

意识到纪北煜接下来要做的事情,顾芷兮低声哀求道。

“不,北煜我怀孕了,这么做会杀了我们的孩子的!”

然而纪北煜就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冷冷嗤笑,“别把你和野男人弄出来的东西说成是我的孩子。”

尽管力量悬殊,但顾芷兮还在用尽全力地推拒,姿态放得极低,她惊惶万分。

“这就是你的,也只会是你的,求求你,不要伤害他。”

纪北煜攥住她的手腕,用力砸到墙壁,顾芷兮觉得手指的骨头都被撞碎了一般,痛得冷汗淋漓。

他面沉如水,“顾芷兮,你觉得你这么脏,有生下我孩子的资格吗?”

“宝宝是无辜的,求求你了,纪北煜,放他一条生路。”

顾芷兮想要翻身,弓起腰护住肚子,她得知自己怀孕的时候就曾幻想过宝宝出生的模样,这是她在黑暗和无边的孤寂中唯一的慰藉。

“你想让我干什么,我都听话,只要你放过宝宝好不好?”

他捏住顾芷兮的下巴,骨骼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用力之大宛若要生生卸了她的下颔。

“那好,我要你睁大眼睛——亲眼看看他是怎么没的!”

第2章 困徒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