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最坏的境况

婆婆脾气一直不好,为人又强悍,刚结婚时可能是顾虑着我城里人的身份,还比较收敛,后来我们开了店,挣了钱,她就觉得自己儿子很能干很牛逼,加上我生了个女儿,她非常不满意,从此就没好好和我说过话,月子里都不来看我一眼。

我妈还劝我让我不要在意,说我是跟孙海洋过又不是跟婆婆过,只要孙海洋对我好就行了。

现在想想,我妈和我一样傻。

“海洋出去了,他……手机坏了,有什么事你跟我说也是一样的。”我说道,顾虑着她心脏也不好,就没敢直接告诉她。

“跟你说干嘛?”婆婆不耐烦道,“我和我儿子的事,为什么要跟你说,告诉他让他明天打给我!”

说完直接挂断了。

我放下手机,心里憋得难受,看看已经泡胀的方便面,胡乱吃了几口,洗了个澡,钻进被窝。

也不知睡了多久,剧烈的胃痛把我从睡梦中惊醒。

我用力按压着胃部,整个身子蜷缩成一团,像案板上的虾子,可怜又无助。

夜静谧且黑暗,小区的路灯从窗户照进来,微弱的亮光映射下,房间里的一切摆设都放大成了黑压压的庞然怪物,吓得我大气都不敢喘。

手机忽然在床头响起来,寂静中把我心脏都吓停了。

我忍着痛接通电话,居然是易轻尘。

“不好意思,这个时候吵醒你,我突然想到之前忘了告诉你,你可以向警方申请冻结你丈夫名下的帐户,我觉得你肯定想不到这一点,就打电话告诉你一声。”

我确实没想到,不过眼下我已经没有精力关心这个,我疼的满头大汗,发出哀哼的声音。

“你怎么了?”易轻尘发现我的异常,在电话那头问道。

“疼……”我没有力气说话,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忍不住小声抽泣。

易轻尘在那头静默了两秒,说道,“你坚持一下,我马上来。”

我想说不用了,帮我打120就好,他已经挂了电话。

我放下手机,更紧地倦起身子。

到后来,我已经疼得神志不清,隐隐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接着,门开了,易轻尘叫着我的名字走进来,我绷紧的神经瞬间放松下来,眼睛一闭,陷入无边的黑暗……

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我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洁白的天花板和床头的吊瓶,晶莹的液体从上而下均速滴落。

易轻尘还穿着那件烟灰色的风衣,逆着光站在窗前,身形高大,腰背挺拔,只是一个背影,就让我莫名觉得宁静且安心。

我撑着床坐起来,他听到动静,回过头看我,俊朗的轮廓被光笼罩着,帅的眩目。

“感觉好些没?”他问我,从旁边的桌子上端过一碗粥,“医生说你胃病犯了,让你醒了以后吃点白粥。”

“谢谢!”我接过粥碗,手脸也没洗,一口气吃了个干净。

我实在太饿了。

吃完粥,我觉得有些力气了,就提出要回家。

易轻尘建议我再住院观察一天,我拒绝了。

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要处理,我怎么能安心躺在医院里。

他也理解我的心情,让医生给我开了些药,又把我送回去了。

我坐在车里,看着自己身上的睡衣,觉得无比尴尬,我们一共接触了两次,两次我都是这样邋遢的样子,真丢人。

“没关系的,谁都有落魄的时候,你现在已经是最坏的境况了,咬咬牙撑过去就好了。”他好像明白我在想什么,淡淡的语气安慰我。

我除了说谢谢,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易轻尘把我送到楼下,说自己还有事,就不上去了。

我再次表示感谢,说一定会尽快把房子给他腾出来。

他没说什么,开车走了。

我回到家,洗澡换衣服,坐在沙发上思考接下来要做的事,是接着找孙海洋呢,还是找房子呢,要不就是去店里卖货。

找人不一定能找到,孙海洋要存心躲我,凭我一个人是不可能找到他的,找房子的话,就算是有房子,我也没钱付租金。

我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先去店里,好歹把眼下的生活费挣出来再说。

易轻尘说的对,事情再坏也就这样了,只要我能振作起精神,把生意经营好,就算是找不到孙海洋,我和妞妞也不至于流落街头。

我以为这已经是我能承受的极限了,却不知还有更糟糕的事情在等着我。

我强打精神去到店里,打算攒几天钱暂时租个短期房,把房子腾出来给易轻尘,谁知我刚开门,又有中介找上门来,说我的店铺也被卖了。

我彻底崩溃了。

再一次闹到警局时,连警察都觉得我可怜,老公出轨,下落不明,先是房子被卖,钱被取空,现在连唯一的经济来源也没了,简直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于是他们主动帮我说情,请中介代为向买主商量,让我把店里的货清一清再搬,毕竟,合同上只是卖店铺,没说连货一块卖,而这剩下的货就是我的活命钱。

中介的人也很同情我,打电话跟买主说了我的情况,好在那个买主也是个大方的,同样给了我半个月的时间。

我总算缓了一口气,暂时不用流落街头。

现在,我的心已经麻木到不知道痛了,唯有满腔的恨,恨不得立马找到孙海洋,把他扒皮抽筋,挫骨扬灰。

我回到店里,左右的邻居都跑来向我打听情况。

我随意应付了几句,大家见我不想说,也就各自散了。

我心里乱成一团麻,还要强撑着接待客人,所有衣服都照本钱卖,倒也卖出几套。

到了中午,我饿的前心贴后背,打电话叫街口快餐店送了一份牛肉面,刚坐在收款台前拿起筷子,又有人进来了。

“先生你好,要买什么衣服?”我问了一句,放下筷子。

“来配个纽扣!”来人走到我面前,摘掉墨镜。

我一看他的脸,心脏差点没跳出来。

来人居然是我大学时的初恋男友,尚岩。

第005章 最坏的境况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