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眼泪最没用

“你老公在哪知道吗?”他发动车子问我。

“人民医院。”我抽泣着说道,“他在陪第三者打胎。”

他愣了一下,打量着我问道,“你穿成这样去医院行吗?”

“有什么不行,家都没了,还要脸干什么?”我说道,眼泪又掉下来。

他没再说话,开车上路。

到了医院,我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找到了妇产科,问柳圆圆住哪间病房,结果人家告诉我,并没有接待叫柳圆圆的病人。

我顿时傻眼了。

小柳没住院,那孙海洋一夜未归,是去了哪里?

一连串的打击让我脑子懵懵的,我已经无法思考,那个男人又提醒我,“你是不是打个电话给你老公?”

我颤抖着手拨了孙海洋的号,语音提示我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我愣愣地看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直觉得胸口一阵剧痛,如万箭穿心。

“你知不知道那柳圆圆的住址,我可以带你去找一找。”那男人说道。

我心乱如麻,已经无力再拒绝他的帮助,告诉他小柳的住址,让他带我去了。

小柳从乡下来,租住在一个旧小区,因为那里房租便宜,当时还是我帮她找的。

一想到自己的好心喂了狗,我就恨的咬牙。

到了那里,房门大开着,一个女人正弯着腰拖地,我印象中好像是房东,当初来看房子时我们见过。

女人问我们干什么的,我说找小柳,她说小柳前天就退房走了,现在又有人要搬进来,她要赶紧打扫一下,又絮絮叨叨的说小柳不讲卫生,把房子糟蹋的够呛。

其实在路上我就想了,他们肯定不会在这里等着我找上门,但心里还是抱着一丝侥幸,现在,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

我手脚绵软地靠在墙上,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

那男人伸手扶了我一把,冷静地说道,“我帮你分析了一下,你老公极有可能根本就没打算让小三打胎,也没打算和你离婚,毕竟离婚的话他是过错方,分不到什么钱,所以他先用缓兵之计稳住你,然后趁机变卖财产,带着小三跑路了,所以你现在当务之急是要赶紧查一下你家其他资产还在不在。”

他这么一说,我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冷了,孙海洋连房子都能不声不响的卖掉,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我一把抓住那男人的手,请他帮忙带我到外面找了个银行,把钱包里几张银行卡都查了一遍,每张上面的余额都是一块。

接而连三的打击让我无法承受,我两眼一黑,直直往地上倒去……

醒来的时候,我躺在家里的沙发上,那个男人坐在我对面,长腿交叠,修长的手指夹了一根烟,俊逸的脸隐在烟雾后面,情绪不明。

“醒了?”他把烟摁灭在烟灰缸里。

“你送我回家的?”我问他,问完之后,忽然意识到这个家现在已经不属于我了,眼泪瞬间决堤。

“哭没有用,已经发生的事,不是眼泪能挽回的。”男人说道,“你现在要做的是找人和报警。”

他总是这么沉着冷静,从容不迫,从开始到现在,都是他在帮我出谋划策,提醒我该干什么,要不是他,我现在说不定还在警察局的路口哭泣。

“你一直这么冷静吗?”我问他。

“也不是。”他淡淡道,“只不过我是旁观者,比较清醒而已。”

我忍不住苦笑了一下,我就是那个迷茫的当局者。

“房子我可以推迟半个月再收,给你一个缓冲的时间。”男人拍拍手站起来,“我等下刚好路过警察局,要不要捎你一程?”

“不用了,谢谢你。”我摇摇头,“我现在脑子很乱,想歇一会儿再去。”

“也好,反正结果已经不能再坏了。”他说道,“我们交换一下名片吧,收房子还需要联系。”

我接过他的名片,把自己的名片递给他。

他的手指很干净,名片更干净,白纸黑字写着易轻尘三个字,下面是手机号码,别的什么也没有。

我也没心情问他是做什么的,沉默着看他高大的身影出门而去。

房间一下子寂静下来,静的仿佛与世隔绝。

我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像破了洞的气球,只剩软嗒嗒的两层皮。

这短短的一天犹如一场恶梦,让我彻底看清了人心是如何险恶,孙海洋几天前忏悔的话还在耳边,如今已经不知所踪。

他说,给他一个星期,他保证让我再也见不到小柳,现在想想,他这是早就打算好了要跑的,只是我太傻,没想明白。

我又忍不住悲从中来,趴在沙发上放声痛哭。

人的情绪就是这样,平时把持的很好,一旦崩溃就像洪水决堤,一发不可收拾。

哭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我渐渐停止了抽泣,擦擦眼泪,端起茶几上不知什么时候的水咕咚咕咚灌了一肚子。

冰冷的液体流进胃里,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心情倒是平静了不少。

我冲了个澡,换上一身运动装,绑起蓬乱的头发,去了警察局。

警方对我的情况进行了详细询问和登记,说会尽快安排人手展开调查,让我回家等消息。

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留下联系方式回家等。

回到家,我摊开手脚歪在沙发上,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发呆。

我想了想,给我妈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最近会很忙,妞妞就暂时不接回来了,我妈很乐意,说你忙你的,妞妞就交给我了。

有个妈真好,不管别人怎么背叛你伤害你,只有她永远无条件的爱你,支持你。

我强忍着没在电话里哭出来,挂了电话,给自己泡了一包方便面。

从早晨到现在,我粒米未进。

面泡好,刚吃两口,手机响了,我拿起一看,是婆婆打来的。

“喂,妈!”我慌忙把筷子放下,接起电话。

“海洋呢,怎么电话老打不通?”婆婆连寒暄都没有,劈头就问。

我犹豫着,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

“宋迦音,你死啦,说话呀!”婆婆半点耐心都没有,张嘴就骂。

第004章 眼泪最没用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