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我要你偿命

“既然如此,我也无话可说,要杀要剐……都随你。”

他直接给了她一巴掌,“叶沁心,你简直放肆!”

叶沁心原本就虚弱,刚堕完胎的女人能有多厉害,无非是为了想再见见自己的孩子,给孩子讨一个公道,死撑着罢了。

他这一巴掌打下来,叶沁心直接被扇晕了过去。

倒在了地上。

林灏臣冷漠的看着,叶沁心刚刚讽刺的眼神让他觉得很不舒服,似乎自己真的做错了事,还有点说不清的烦躁……

但她给若云下毒,为的不就是掩瞒过去的真相吗?她那么坏,伤害了那么多人,他凭什么心软,凭什么要放过她?

他让人把叶沁心拖出去关进柴房,转身回到书案前,闭上眼睛思索着这一年来发生的事情。

片刻之后,他睁开眼睛,却还是冷声道:“隐月,去调查一下当年若兰的事……越快越好!”

……

阴冷干燥的柴房里,叶沁心幽幽从昏睡中转醒,强撑着身体靠在木柴上。

轻松地动作,她做起来却难如登天,每动一下腹部便如刀割般疼痛,地上隐约可见她留下的血痕。

她轻轻的抚摸着平坦的腹部,想起自己无辜的孩子,眼泪便止不住的滑落。

叶沁心啊叶沁心,你爱上的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

回想起当初第一次见到林灏臣,他伟岸的身影便在她心里扎了根。

听闻他有喜欢的人,她落寞了一阵子,原本以为今生无缘,谁知皇帝指婚,将她许配给他。

新婚之夜,他却留给她一个冷漠的背影。她以为是因为他忘不了何若兰,便默默的付出,期望他能看到自己的好,感觉到自己的爱。

那夜醉酒,他们圆了房。她怀了孕,满心期待孩子的到来,结果却被无情的铡刀伤得体无完肤。

在这场故事里,她究竟做错了什么,要被如此对待?

还有何若云,她为何要陷害自己害了人?为了得到药引吗?

“孩子,都是娘亲对不起你,你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娘亲,能够为你报仇!”

叶沁心想着,再次昏睡过去。

原本小产虚弱的身体,脆弱得不堪一击,她发烧了。

昏昏沉沉中,一桶冷水从天而降,叶沁心打了个寒颤,睁开眼睛看向来人。

两个丫鬟叉腰站在面前,地上摆着一碗猪食,胖丫鬟趾高气昂道:“别装死,快点起来吃饭了。”

叶沁心头晕眼花,喉咙都如刀割般疼痛,她虚弱的说了声:“水……”

“想喝水?地上有,自己舔去。”

胖丫鬟鄙夷的笑着,退开劝阻自己的小丫鬟道:“干什么?你以为她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王妃吗?她现在只是个可怜虫,巴巴的往王爷身上靠,结果还不是被抛弃了!”

“我可听说了,她肚子里那块肉,心都被挖出来了,给云小姐做了药引子,这就是她害人的下场!”

叶沁心听着,钻心的疼,她猛地伸手,抓住了胖丫鬟的脚问:“你知道,我的孩子在哪?”

“疯婆子,你吓死我了!你的儿子都已经被丢到乱葬岗,早就尸骨无存了!”胖丫鬟说完,两人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孩子……”叶沁心趴在地上,一步步朝前挪去,眼看着大门就在面前,却无情的关上了。

“为何要丢到乱葬岗,那有好多野兽……让我出去,我要去找我的孩子——”

她的双手在粗糙的地上磨得鲜血淋漓,却毫不在乎。爬到门边,奋力的敲打喊叫着,外面却寂静无声。

黑夜中,叶沁心单薄的身体一下下撞击着门,不管多疼多累都不放弃。

可是,柴房的门异常坚固,叶沁心精疲力竭的倒在地上。喉咙如火一般炙烧着她,地上的水渍早已干枯,只有零星的小小水窟还残留着污水。

她一步步艰难的挪过去,趴在地上将污水舔干,但这远远不够她的需求。

她转头看向那碗猪食,毫不犹豫的抓起来往嘴里塞。

强烈的信念支撑着她,活下去,不管多么艰难,她都要留着一条命。

喉咙和胸口都如火烧般的疼痛,鲜血不断上涌,从唇角逸出。

她强忍着呕吐的感觉,夹杂着鲜血和猪食,一口口吞进肚子里。

下一秒,喉咙一紧,鲜血合着猪食从口中喷出,染红了地面,叶沁心软软的倒在地上……

第4章 我要你偿命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