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帮我

安夏拿着手机的手,遽然一紧,她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字来:“你卑鄙!”

安华冷笑了一声:“不孝女,这是你该和自己父亲说话的语气吗?话,我就放在这里,要不要听话,你自己选择。”

安华毫不犹豫就挂断了电话。

阳光炙热,安夏站在车来车往的接口,浑身上下,却被一阵彻骨的寒意席卷。

每次,她以为,那就已经是极限了。

可安华,却还能一次又一次地突破她的想象。

那是她的父亲,小时候,曾经抱着她,笑着说,会为她遮风挡雨的父亲。

到了如今,她所有的风雨,却都是他给的。

安夏的眼眶有些发涩,她仰了仰头,没有让眼泪掉下来。

那些能够哭出来的人,都是因为,会有人心疼。

可她呢?

哪里还有人心疼她呢?

与其哭泣,不由省点力气,坚强地走下去。

安夏在大街上呆站了许久。

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儿。

回那个家吗?

然后像打包垃圾一样,打包给一个年纪足可以当她父亲的男人?

她想要逃离。

可,以安华的权势,她又能逃到哪里去。

恐怕逃不出几步,就会被抓回来。她的处境,只会更加糟糕。

安夏拿着手机,看着通讯录上一个名字,神情犹豫。

天下集团。

总裁办公室。

“诺,那个男公关的资料,我帮你找到了。”秦越吊儿郎当地递过来一份资料:“他叫顾明,在这一行当算是小有名声。从事这份工作的时候,他没有用本名,顾客一般只知道他叫小顾。”

顾景行接过资料,略翻了起来。

秦越眨了眨眼睛,忍不住一脸八卦地说道:“昨天那个女人,我也调查过了,她叫安夏。她长得是还不错,但是吧,她的风评不太好,顾少你玩玩就算了……”

顾景行抬头,面无表情地打断了秦越的话:“我要的其他东西呢。”

顾景行维持着一贯面无表情的姿态,秦越颇觉无趣地拿出来一个密封袋:“这里是顾明和顾客联系的手机,纸条上有他的各种密码。至于他本人,我已经依照你的意思,给了他一笔钱,让他去国外了。你不开口,他这辈子都回不来。”

“好。”顾景行这才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神情。

秦越正要多问些什么,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屏幕上,安夏的名字不停闪动着。

秦越一下子激动了起来:“快接快接。估计是你活太好,人家忍不住又联系你了。”

顾景行拿出手机,不急着接,只是冷漠地看了一眼秦越;“出去。”

“喂喂喂,要不要这么绝情。让我八卦一下你会死吗?”

顾景行挑眉:“我不会死,你会。”

秦越:“……”

大佬,惹不起惹不起。

他迅速站了起来:“再见!”

等秦越离开了,顾景行才接起了电话。

“小顾?”

电话里头,是安夏有些犹疑的声音。

“是我。”顾景行没有注意到,他的声音,不由自主地柔和了一些。

安夏咬了咬牙;“抱歉,我可能拿不出十万块钱包你了。我的那个角色,拿不到了。”

安夏的声音平稳,但顾景行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你很伤心?”

“什么?”

“拿不到角色,你很伤心?”顾景行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

安夏愣了一下,心中百味杂陈。

她无法实现诺言,她以为顾景行会怨她怪她,没想到,他只是问了一句,你很伤心?

安夏之前一直强忍着泪意,这一刻,眼泪却不由流了下来。

“怎么了?”顾景行察觉到不对,不由问道。

安夏迅速擦了擦眼泪,努力用平静的声音说道:“没事。我……我这次打电话来,是有事情想求你帮忙。我……我父亲还不肯放弃,晚上非要我再次和那个男人相亲。晚上,你能不能继续假扮我男朋友?但是我现在一时拿不出钱来了,我能不能,先给你打借条?”

安夏有些忐忑地问道。

继续假扮。

顾景行的眼神微妙了起来。

他没有说话,安夏微微沮丧了起来。没有钱,还想要人家帮忙,她果然太无耻吧?

安夏咬了咬牙:“抱歉,你就当我没有提过这个要求吧。”

几乎是同时,顾景行说道:“时间,地址。”

安夏愣了一下,生怕是自己听错,赶忙问道:“你说什么?”

“不是要假扮你的男朋友么?你总得告诉我见面的时间地点。”

这……这就是答应了?

安夏恍惚了一下,飞快说道:“晚上七点,古道街208号安家门口。”

顾景行应了下来,挂了电话。

安夏听着手机那边的嘟嘟声,不由有些恍惚。

他答应了?他竟然答应了?

没有钱,还想要找人帮忙,安夏打这个电话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抱什么希望。

没想到,他竟然一口答应了。

这个男人,似乎,并没有他外表那么冷漠。

难道是外冷内热?

说起内热,安夏又想起那火热的一夜,不知怎么的,脸就通红了起来。

晚上六点的时候,安华打了好几个电话过来威逼,安夏没有办法,只能提前一点时间,先回了家。

她刚进大门,就突然被人用力一拉。安夏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人带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

安夏惊魂未定地抬头,就看见游铮远正一脸急切地看着她。

“你干什么?”安夏有些嫌恶地甩开了他的手。

游铮远皱了皱眉头:“小夏,我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不是真的,你只是想要做戏摆脱那个陈勇,我不会怪你的。”

当时,游铮远确实很生气,但他事后,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安夏的一颗心,几乎全在他身上,哪里有时间认识别的什么男人?

她无非是想要看自己吃醋,瞬间借此摆脱陈勇。

哪怕她是真的和一个男人共处一室了,但考虑到安夏的无奈,游铮远觉得,她还是值得原谅的。

游铮远一脸严肃地说着,安夏直接被气笑了:“游铮远,你搞搞清楚,你只是我的妹夫,你有什么权利说怪不怪我这种话。”

第6章 帮我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