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要她偿命

唰!

一盆冷水兜头浇上去,云浅楠睁开模糊的眼睛。

她记不清楚过了多久,也记不清自己昏过去了多少次。

浑身骨头散架一样的疼,腹部的刀口也已经被扯的血肉模糊。

每一次呼吸,她都能感受到内脏在拼命挤出一点空气。

而江北夜就立在她面前,一米左右。

那是恨不能清楚地目睹她的惨状,却又厌弃她的血污飞溅的一个尴尬的距离。

在被江北夜抓来之前,云浅楠自首去了警署。

被关在看守所里两天两夜后,才得知云浅月并没有死。

她原以为接下来等待自己的,将会是牢底坐穿的命运。

没想到江北夜竟然会亲自来保释她。

而保释的目的,就是被关在江家地下室里,遭受暗无天日的私刑与折磨。

用江北夜的话说,只要云浅月一天还躺在医院里,他就每天从云浅楠身上拆下一根骨头。

但云浅楠已经没有什么在怕的了。她知道,吴雨桐这会儿应该已经带着她的妞妞出国了。

只有这样安排,江北夜才不会追查到女儿的下落。

即使,云浅楠早已预见到自己的下场。

她敢伤害云浅月,江北夜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江先生,还打么?楠小姐看起来要不行了啊。”

云浅楠的惨状,就连冷血彪悍的保镖都不忍挥鞭下手。

“滚!没用的东西!”

江北夜当胸一脚踹过去,保镖退后两米,鞭子脱手。

江北夜持起皮鞭,狠狠一击砸在云浅楠的肩背上!

窒息的压迫感袭来,云浅楠只感到整个左边身子都没了知觉。

尤其是左臂,新伤旧患加在一起,有种被人硬生生摘下来的绝望感。

她忍不住痛呼了一声。下一瞬,喉咙就被眼前的男人紧紧攥在虎口上。

除了咔咔作响的错齿声,她再也发不出一点响动。

“云浅楠,你是活腻了么?”

江北夜瞪着她,双眼猩红,气息沉重。

“你竟敢伤害月儿。是不是真的以为,我不会要了你的命?”

云浅楠用力挣开一丝呼吸,奋力抹去泪水在脸颊上的痕迹。

事已至此,她早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了。又有什么可不敢说的呢?

“江北夜,她用小宝来威胁我。我只恨自己打得轻了,没打死这个贱——”

啪一声,狠狠的巴掌直接落在云浅楠的脸上。

江北夜双目血红,眼眶眦裂。

“住口!事到如今你还想诬陷月儿?她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求我原谅你!云浅楠,你可真是不知好歹!像你这种养不熟的狗,真是可怜了月儿把你当成亲妹妹一样对待!”

云浅楠心里冷笑,云浅月明知道打人的并不是她,居然还假惺惺地替自己求情。只有在江北夜的面前,她才会尽心尽力扮成白莲里的绿茶,绿茶里的圣母了吧。

“江北夜……我从没指望你会信我……但事关小宝的安危,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那我就让你知道一下,不后悔的代价是什么!给我打!”

就在这时,地下室的门被人急急忙忙撞开。

是宝宝的保姆张嫂。

“江先生!您,您快去看看小少爷吧!他从刚才起就不太对劲儿!”

第5章 要她偿命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