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洞房花烛夜

宁北诗一眼就看出自己父亲的想法,她心头猛地一跳。

瞬间泪水滑落,苍白的小脸越发让人心痛,“父亲……”

宁正刚目光闪了闪,敛去眼中的深思,严肃道:“先打探情况,你最近收敛点。”

说完,他就迈步离开,宁北诗抓紧了扶手,泪水大颗大颗滑落,柳氏心疼地拍着她的后背,“丫头,母亲一定会为你想办法的!”

宁北诗凄凉地摇了摇头,“没用的。”

在父亲眼中,永远都是利益为重,这件事情靠父亲是没用的,她只能靠自己!

她紧握拳头,骨节泛白,眼底一片阴狠划过,“想必那个人已经知晓,她注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夜渐深。

宁北枝沐浴过后就走进房间,看着还在案台前处理公文的落瑾北,她不自觉停下脚步。

他举止优雅,专注的模样不自觉让人移不开目光。

浑身散发的幽冷让人沉迷。

屋子内全都是松香的味道,落瑾北微微抬眸,在看到那有些局促不安的纤细身影之时,冰冷的眸光动了动。

“你先睡。”

宁北枝顿时有些尴尬,嫁过来本来就是利益,为了不让众人疑惑,她们自然要睡一间房,可是……满屋子就这么一张床,难道她们两个一会儿要同床共枕?所谓的洞房花烛夜?

她喉咙干涩,总觉得有点尴尬。

“睡不着?”

落瑾北注视着她,宁北枝尴尬摇了摇头,“没……”

看着她发丝还湿漉漉的,他深邃的双眼微眯,“过来。”

望着他如谪仙般的完美,她不自觉吸了一口气,甚至不经大脑控制,鬼使神差地走了过去,直至到他的身边,落瑾北拉住她的手,顺势带入怀中。

宁北枝直至坐在他的腿上,才反应过来,面色大囧,想也不想就要站起身。

而落瑾北已经一手环住了她的腰。

另外一只手却很自然地握住她的柔发,内力催动。

“以后,总要适应。”

宁北枝的小脸爆红,适应什么?和他这样亲密吗?

这个男人是落瑾北啊!她怎么敢。

他明明抱着自己,可她却一点都不觉得他轻浮,反而格外……绅士。

很快,她的湿发便被这个男人烘干,而男人却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深邃的双眸总有她所看不懂的。

宁北枝略有些疑惑地望着他,“你……是不是认识我。”

在现代,她的第六感一直都很准。

落瑾北似笑非笑,宁北枝再度被他笑容吸引,尤其是他的那双星眸,真的令人向往。

“你笑起来,很好看。”

落瑾北眉目微动,随手将她打横抱起,她连忙勾住他的脖颈,微慌道:“你……”

她不相信他会对她做什么,即使这是她们的“新婚之夜”。

“不早了,睡吧。”

宁北枝连忙摇头,见他把自己放在床上就要继续去处理公文,她连忙坐起身拉住他的手。

感受着她的柔荑,落瑾北身子微僵,从小到大,他连母妃都不曾如此亲近,她是第一个。

他颇有深意地看着她,眼底的冰冷不减反增。

落瑾北没有躲开,见她双眸带着认真地对自己说,“我不困。”

说完,她心底一慌怕他误会,宁北枝连忙补充道:“我等你处理好公文,今晚就为你治疗。”

落瑾北见宁北枝的确没有一丝困意,但不想让她多等,淡淡颔首,“明日再处理,开始吧。”

宁北枝心口一松,这才笑着点头,“好。”

只是她心底疑虑难消,缓了缓一字一顿道:“你为何如此信我?”

第4章 洞房花烛夜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