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唯想吐血

沈唯本以为这次来远扬,有场硬仗要打,没想到,对方提出的变更内容,出乎意料的简单。

没有涉及到顾问费的金额,也没有涉及到具体的条条框框,远扬的法务部只提出两个要求:

1,将远扬公司的诉讼业务和非诉讼业务分开,由专人来负责。

2,公司日常合同的审查和一些案件调解,由于工作量较大,需要由智诚所选派一位律师常驻远扬,协助处理。

沈唯一听,一颗心彻底放了下来。

这些都是人事变更,只要双方协商好就行了。只要不涉及到具体费用,一切都好说。

“没问题,你们的要求我回去跟老大说一下,回头我们把名单定好了,再跟你联系。”沈唯爽快地对李婧说道。

李婧点点头,“别的人选都好说,这个常驻律师,我希望是你,我们之前一直合作得很顺利,换了别人,又要重新磨合。”

“这个,我们先回去商量商量吧。我们所的律师,个个业务娴熟。”沈唯避重就轻的回答她。

“怎么,你不愿意常驻远扬?为什么呢?”

“不是啦,我做日常业务做太久了,想换着做点诉讼业务试试。”沈唯言不由衷的说道,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林彦深的影子。

她没办法告诉李婧,是因为林彦深。

他不想看到她,那她就识趣一点,她不会再出现在远扬,不会再在他眼皮底下晃荡。

每次相遇,都是那么尴尬,都是徒增烦恼。

“啊,这样啊。”李婧有些失望,“沈唯,你还是再好好考虑考虑吧,诉讼业务可是很累的,天南海北的出差,你一个女孩子,太吃力了。”

沈唯笑笑,“嗯,我会考虑的。”

她不会考虑的,但是面子还是要给李婧的。

刚送走沈唯没多久,李婧接到了新任总裁林彦深的电话。

走进总裁办公室,李婧心里还在犯嘀咕。

上午刚开过会,林总又找她,到底什么事啊?

“李总监,你通知一下智诚律师事务所,远扬公司要跟他们解除顾问合同。”

林彦深一句话,惊得李婧目瞪口呆。

解除顾问合同?为什么?智诚律所为远扬服务三年了,口碑一直不错。为什么突然要解除顾问关系?

“林总,这个……为什么这么突然……”李婧吞吞吐吐的问林彦深。

她有点怕这个新上司,感觉他城府很深,喜怒不形于色,让人揣摩不透他的心思。

“这是我的决定,你去执行就行了。”林彦深抬眼看着李婧。

李婧被他看得紧张起来,也不敢再问,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从远扬回到律所,沈唯把合同变更内容跟顾主任说了,顾主任决定召开一个内部会议,讨论一下各项业务的人选。

会议刚开到一半,沈唯的手机响了,看到是李婧打来的,她赶紧走出会议室接电话。

“喂,婧姐。”

“沈唯,你现在说话方便吗?我有点事要跟你说。”

“方便方便,你说吧。”

“那个,智诚跟远扬的顾问关系,恐怕要解除了。”李婧也很尴尬,“书面通知明天会寄到你们事务所,违约金我们会照合同约定赔付的。”

沈唯愣住了,“为什么?之前不是一直合作得很好吗?为什么突然要解除顾问关系?”

李婧叹气,“我也不知道。是上面的意思。”

“上面?谁?”沈唯追问着,心里却隐隐有了答案。

“这你就别问了,我们办事的,只能听领导吩咐。”

“是你们新来的林总对不对?”

“嗯。”李婧好奇起来,“沈唯,你们智诚律所以前是不是得罪过林总?怎么他一来就拿你们开刀?”

沈唯摇摇头没有说话。

不是智诚所得罪过林彦深,是她得罪过林彦深。

四年前,他送给她五个字,“沈唯,你真贱。”

四年后,他对她的恨意,仍未消除。

听说远扬要解除顾问关系,顾主任疯了,“好端端的!怎么就要解除顾问合同呢!一年一百多万的顾问费啊!还有哪家公司出得起?”

他急得团团转,像只没头的苍蝇,“沈唯,明天你跟我去远扬走一趟,我们找找那个林彦深,搞一下关系!这个顾问合同,必须保住!”

沈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推脱,“要不你带吴正豪去吧,他脑子活,又会喝酒,我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怎么帮不上什么忙?你可是我们律所的头号美女,为了我们律所,你姿态放低一点,跟他说说好话,撒撒娇,这个合同说不定就保住了呢!”顾主任也是急疯了,都想使美人计了。

顾主任要是知道问题就出在她身上,不知道他会不会气得撞墙。

“反正明天我们必须去远扬一趟,合作了三年,这事得有个说法。”顾主任瞪着沈唯,“明天不许溜号,必须跟我去远扬!”

沈唯扶额。

沈唯想吐血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