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松塔

“这是周秀才那天交给我的,我不识字,也就没当回事儿,没想到那天他把我拉到他家非要说我已经同意了,不过也多亏刘氏回来的快,不然我清白就保不住了。”

凉七越说越伤心,似乎自己受了莫大的委屈,如果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自己就去寻死一般。

“七七,这样的事,你怎么不和娘说啊。”凉七也不知道绣娘现在是演的,还是真的心疼,哭的真心是撕心裂肺。

“行了行了,还不够丢人啊!”赵氏板起脸走到刘氏面前,“你想要说法现在够不够,看好自己家男人,别在这儿丢人现眼的!”

原本以为自家不占理的赵氏一直都在往后退,可听到这样的说辞,明显就是自己占理。

她又怎么可能不站出来,维护自己的面子。

“她说的是真的?”刘氏明显对这样的结果很不满意。

原本以为自己可以讹点什么,却没想到到最后却是这样的场面收场。

“......”周秀才不说话,只是低着头站在一边,似乎他已经被判定死刑了一样。

周秀才的沉默似乎已经给了众人一个最好的交代。

“跟我回家!”刘氏站起身,拎起周秀才的耳朵向家走去。

人群中嗤笑的声音,让刘氏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进屋,还觉得不丢人啊!”众人见没有热闹可以看了,也就逐渐散去了。

赵氏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可一想起来一大早上还没吃东西就被人吵,心里怎么都不是滋味。

两个人回到房间的时候虎子已经醒了,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完全不觉得自己磕了头是多严重的事情。

“娘,我饿了!”虎子坐起身看向回来的两个人说道。

绣娘见虎子醒了,心里的势头也总算是放下了。

“绣娘,绣娘,你是想饿死我啊!”关了院门,院子里面的绣娘就和站在外面的就完全是两个人。

“娘,我这就去做饭。”绣娘从房间的柜子里面翻出来一个果子放在虎子手上,“被让奶奶发现了。”

“娘,你就真打算一辈子都受气么?”凉七见绣娘急急忙忙的从屋里面跑出来,也跟着来到了厨房。

听到凉七的话,绣娘手上的动作明显顿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又开始干活了。

“先吃点东西吧。”绣娘没有答凉七的话,而是递过来一个黄灿灿的窝头说道。

凉七也不再追问,毕竟这时候的女人,就算丈夫死了,也是要一致守在家里面的,不为自己,就算为孩子也要忍气吞声。

“滚开,不干活站在这儿干什么!”赵氏推开站在门口的凉七,见饭菜还没做好似乎更加生气了,“好哇,我还没吃呢,你倒是先吃上了!”

赵氏见到凉七手里还没吃完的半个窝头,抄起一边的锅铲就挥了过来。

看着挥过来的锅铲,凉七低头躲了过去,可这叫赵氏更加气愤了。

“娘,我出去一趟。”凉七感觉自己吃了些东西瞬间精神了不少。

“小蹄子,你又想上哪儿鬼混去!”赵氏原本想要把凉七抓回来,奈何一把抓空,让凉七溜走了。

在凉七的记忆里面后山有一片不小的松树林,现在这个时节,树上的松子已经熟了吧。

只不过这里的人都不知道松子可以吃,估计也没人会去后山。

离开家的时候,凉七更是顺手拿走了放在门口的背篓。

绣娘会一直呆在家里,自己也就不用担心会被像昨天晚上一样被关在门外了。

虎子换药还需要钱,凉七怎么说以前也是从不缺钱的主,还是第一次觉得赚钱有多令人头秃的一件事。

而现在更重要的就是早点分家,但是分家的前提是三个人需要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

后山的路凉七不算熟悉,凭着原主的记忆几次走错才总算是来到那片松林。

周围很寂静,只能隐约听到风吹过的声音。

松树林依旧郁郁葱葱的,完全没有因为这逐渐转凉的天气影响。

落在地上的松塔现在已经完全成熟,看上去没有被破坏的样子,这树林里面似乎没有需要储存过冬粮食的松鼠。

这让凉七心里高兴了不少,很快地上的松塔就被凉七捡了半背篓,只不过这时候凉七就像洗了澡一样,汗水沿着额头不断的留下来。

秋风吹过,凉七感觉到有些冷。

原本想着能多捡一些,树上的明天自己再想办法弄下来。

可这副身体却怎么都背不动,凉七也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

刚刚将背篓里面的松塔拿出来一些,就听到不远处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一样的声音。

第四章 松塔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