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新婚之夜

事后,谁也没有主动再提起这件事,晴晴一毕业,在两家家长的主持下,子儒和晴晴举办了轰动全城的超级盛大的婚礼。

卢国耀长女出嫁,自然风光无限。

晴晴早年丧母,卢国耀更是将晴晴母亲留下的珠宝首饰,原封都在晴晴婚礼当日,交到了晴晴手里。

婚礼前,卢国耀拉着晴晴的手,语重心长地说:晴晴,你长大了,今日出嫁,以后你就是冠家的人了,自己照顾好自己。你妈妈留给你的首饰,你都好好收藏。另外,爸爸将你妈妈名下的全部卢氏股份也已悉数转至你的名下。你知道我和你艳华阿姨膝下无子,以后爸爸其他的财产,迟早也是你和天天的,你跟着子儒也可以多学学商场经验,莫假手于人,希望以后你和天天能姐妹同心,一起扛好卢氏的大旗。”

晴晴泪如雨下,重重点头,卢国耀抬手抹去女儿脸上的泪珠,看着女儿酷似母亲的长相,不由得又想起前妻方芳生前温婉优雅的样子。

晴晴的母亲方芳身体羸弱,自嫁给卢国耀,灾病不断,一年倒有大半年的时间都在吃药。

生完晴晴没多久,方芳便因为肾功能衰竭,每天要用腹透来维持生命,晴晴没到两岁,因为方芳自己拒绝进行肾移植手术,晴晴不到两岁,方芳便撒手人寰了。

方芳临走,死死握住宝贝女儿和丈夫卢国耀的手,嘴里些微丝语让卢国耀照顾好女儿,话没说完,伊人就已远去。卢国耀在方芳离开一年多以后,续弦娶了丁艳华。

晴晴对妈妈的印象早已模糊,小时候受了委屈,也只知道抱着妈妈的照片跟妈妈说说悄悄话,但妈妈的音容笑貌其实早已消逝在风里。

卢国耀拍拍女儿的肩膀,想到这一路走来的所得所失,也是忍不住潸然泪下。

新婚之夜,冠子儒喝的半醉,一众伴郎都喝的歪七倒八,最后总算醉汉扶醉汉,将子儒扔到新房床上,一哄而散。

晴晴妆没卸,穿着红色婚礼送客旗袍谢过了一众伴郎。

回房就让佣人回去休息,自己蹲下身子,小心翼翼的给子儒脱去鞋袜。再起身又将手插进子儒的两腋下,试图环抱住子儒的身体,憋红了脸,把子儒从床上撑起来,脱去他的婚礼黑色燕尾礼服。

子儒185的身高,身型因常年锻炼而紧致健壮,晴晴身高接近170不错,但文静少动,本身清瘦,挪动子儒这样的大个子确实费了老劲。

子儒借晴晴给他脱礼服的贴身时刻,一把紧紧抓住晴晴后脑的新娘髻往后一带。晴晴一下吃痛,脑袋后仰,正面迎上子儒线条刚硬的冷峻脸盘,子儒脸上已经全不见醉意。

子儒贴近晴晴,薄薄的唇刻意若即若离的在她脸上和脖颈处游走一圈,掠夺式的袭上晴晴的因惊恐而半张的唇。

这不是亲吻,这是啃噬,放佛要把晴晴撕碎了吞进肚子里的啃噬。

晴晴如受惊的小鹿,一动不敢动,直到嘴里散出淡淡的血腥味,她才回过神来:“子儒哥哥……”

“别喊的这么动听,你和齐远上床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我是你的未婚夫!”

“子儒哥哥,我没有……”晴晴含混怯懦的声音更加激怒了冠子儒。

冠子儒坐直身体,一把将晴晴按倒在床上,晴晴的新娘旗袍与红色的丝缎被面混成一片。冠子儒单手撑住身体,利落的扯掉领结,粗鲁的撕拉一声扯掉衬衫,扣子崩落,露出性感的小麦色的胸膛。

晴晴已经断了思考,两眼木纳地随着子儒粗暴的单手动作游动,那手,突然又扼住了她的喉咙。她以为他要掐死她了!

冠子儒这时却变换了姿势,手肘撑在晴晴两边身侧,两手缓缓地、一个个地解开晴晴旗袍上的盘扣,晴晴雪白的肌肤,也一点点露在子儒的眼前,冷冷的肌肤一点点贴近子儒火热的胸膛。

这,不是晴晴想象中的新婚之夜。

大二那次见面以后,晴晴其实已经有2年多的时间没再见过冠子儒,齐远自那次以后,至今没有露面。

晴晴只知道,那段时间齐远跟她说她的继母丁艳华在嫁给她爸爸之前,有过一段秘密的感情,而且这段感情有个很重要的证据,就是一个私生女。

晴晴当然好奇,那段时间整日跟着齐远一路探查此事,始终没有头绪。齐远却在一日晚间送晴晴回校的路上,向晴晴表白,被晴晴慌乱的拒绝以后,恼羞成怒,欲在车里行凶,将晴晴的小洋装撕扯的遮得住胸遮不住腿。

晴晴在两人互相扭打中,万分狼狈的打开车门逃出,跌跌撞撞光脚跑回寝室,大哭一场。

然后,就有了第二天子儒和奚梦的当场目击,晴晴心说,我才是受害者好吗!

事过境迁,往事已不可解。

晴晴看着酣睡的冠子儒,全身酸疼,静静靠在真皮床靠背上坐了一夜。

既来之则安之,晴晴,这是你从小向往的婚姻,这是你从小梦想的新郎,守着吧,守得云开终能见明月,子儒哥哥终有一天会明白你爱他的心的。

天蒙蒙亮,晴晴默默的把自己的如玉的身体埋进浴缸,希望能新婚之夜留下的伤痕能彻底洗个干净。

子儒抚着额头坐起来的时候,看到的是裹着白浴巾的晴晴正从浴室里缓缓步出,黑发上滴着水,全身白的发亮的皮肤,唇上的血痕、脖颈上的青紫淤痕明显是自己的杰作。

子儒觉得自己心跳都快了几拍,这是自己从小就想要的晴晴,仙女一样的晴晴啊!

可为什么,她要跟别人在一起!一想到这里,他拉过仍在地上的浴袍,避瘟神一样避过晴晴,逃也似得奔出新房,甚至都没有留意红色床单上更深红的星星点点。

子儒呆坐在书房,耳边不断响起当时奚梦的言语:“子儒哥哥,齐远是你大学同学吧?好像你们还挺要好?他跟晴晴交往很久了,你难道不知道吗?我们学校的人都知道!……”心痛的模糊,他又睡着了。

没事,虽然心不在我这里,但至少人在我这里呢,你,卢晴晴,这辈子只能是我的老婆。我怎么对你,也绝不能让别的男人碰你!你卢晴晴只能是我冠子儒的老婆!

三新婚之夜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