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校园好戏

晴晴是清洋商界四大家族中卢家的长女,与同是四大家族的冠家大公子冠子儒可谓是青梅竹马、郎才女貌,卢冠两家也是相交多年,来往甚密。

卢晴晴的爸爸,卢氏企业的掌门人卢国耀在晴晴高中毕业前就已经和子儒的爸爸冠业提前约好了儿女亲事,只等晴晴大学一毕业就立刻完婚。

晴晴大二那年,子儒如约去接晴晴参加父亲冠业的生日宴,校门口碰见奚家大小姐奚梦。

奚梦是清洋四大家族里奚家的掌上明珠,明艳张扬,有事没事经常往子儒家跑,子儒的父母都可喜欢这个活泼明朗、嘴巴又甜的小姑娘,子儒也自小就把奚梦当作妹妹一样亲近。

奚梦远远看见子儒就欢快的跑过来,边跑边招手边喊:“子儒哥哥!”

跑近了,奚梦熟门熟路地跨上子儒的手臂:“子儒哥哥,你怎么有时间来学校!子儒哥哥,我们校园美吧,都让你弃车散步了啊!可惜我今年就要毕业了!子儒哥哥……”

子儒疼爱地捏捏奚梦的脸颊:“梦梦,我来接晴晴参加老爷子的生日会,刚还想着是不是能碰上你一起带走,果然就碰上了。来,去找晴晴,我们一起走。”

奚梦嘴一撇,满脸不乐意,晃晃子儒的手臂:“子儒哥哥,你对晴晴真好。可我就是不明白了,晴晴有你这么好的男朋友了,还要跟别的男人搞不清,学校里风头最盛的估计就是她了,追的人不少啊!”

子儒温和的笑笑:“追的人多,说明晴晴受欢迎啊!再说了,追她的人在说,哪有追我们小梦的人多啊!”奚梦见子儒丝毫不以为意,甚至还有一丝小得意,心里更恼了。

她身体贴近子儒,远看就像是挂在子儒身上的树袋熊,怪声怪气地说:“子儒哥哥,你真是不知道呢!也是,你平时工作这么忙,哪有时间关心我们小女孩的事情哦!最近她的事儿闹得学校里可沸沸扬扬了。……”

奚梦欲言又止的姿态成功引起了子儒的关注,他俊脸一沉:“小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许乱说,我很了解晴晴,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

奚梦一脸无辜的看着子儒,故意摆出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心里却抑制不住发出得意的冷笑。

子儒越发焦急,奚梦索性不说话了,拉着子儒的手就往晴晴宿舍方向走去。

宿舍楼下,一个黑发及腰的纤细少女双手被握在一个黑衣青年手里,少女泪眼迷蒙全副注意力都放在青年身上,嘴巴一张一合正轻声说着什么。

子儒在百米开外,就已经认出黑衣青年是他的大学同学齐远,齐氏企业新任的接班人,无数少女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却因为距离太远听不清齐远和晴晴之间的对话。

待走近了,子儒和奚梦都清楚的听到齐远阴郁的声音:“晴晴,你知道我爱你,一定要让我忘了昨晚发生的事吗?一定要这么残忍吗?你就那么爱冠子儒吗?他对你有这么重要吗?”

晴晴不住的摇头,齐远愈加大声:“卢晴晴,你是我的人!你是我的人了!这个事实你改变不了!你注定是我的人!”

齐远表情抽搐,俊秀的脸上写满痛苦,晴晴的眼泪似断了线的珍珠,默默地但很用力地抽回在齐远手中的紧抓的双手,只顾低头,不再言语。

齐远余光闪到子儒和奚梦走近的身影,转过身,来恶狠狠地撇了一眼两人,向着冠子儒抛下一句话:“冠子儒,你给我听着,我齐远得不到的,你也别想要完整。哈哈哈哈哈……”

冠子儒双拳紧握,指甲都掐进肉里,眼看着齐远狂笑着走远。奚梦拼命拉住随时要往前冲出的冠子儒,不住的在旁边安慰:“子儒哥哥,子儒哥哥,你不要介意,喜欢你的女孩子有很多,不在意这一个的。”

晴晴并没有听到奚梦的话,她此时用双手拼命将眼泪擦去,向冠子儒迎上来:“子儒哥哥,你,你来了,我现在就去换衣服,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好。还有,子儒哥哥,你不要误会,千万不要,我和齐远是清白的。你等我,我整理一下,马上就来。”

奚梦冷笑着看晴晴逃也似的奔上宿舍楼,尖声说:“子儒哥哥,看来我们真是错过了什么好戏……”

冠子儒拖过奚梦的手就往校门口大步快走,丝毫没给奚梦反应的时间。

生日宴的时候,冠业还特地问宝贝儿子:“子儒,今天晴晴怎么没来啊?”子儒一晚上的脸色都如17级台风过境时的暴风雨,冠业颇觉奇怪,这个儿子,倔起来谁也搞不定。

没等到子儒的回答,一身粉色太阳伞裙、活泼泼的奚梦亲热的上前来挽住冠业的胳膊:“干爹!梦梦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哦!干爹!你不许偏心,今天晚上,我可是子儒哥哥的女伴哦!你看你看!”

奚梦松开挽着冠业的手,紧贴着挽住子儒,侧脸对子儒使眼色:“子儒哥哥,你说对吧?”

冠业一向心疼奚梦,摸摸奚梦的脑袋,奚梦就打着含糊把冠子儒拉离了现场。还有生日宴上,冠业忙着应酬生意上的伙伴,没时间管孩子们的事情。

二校园好戏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