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结婚三年

夜半,卢晴晴于噩梦中惊醒,抓紧暗紫色的丝绸被褥往脖子上拉,大眼迷蒙的转向身侧空位。

结婚三年,冠子儒除了忙于公务其他时间都流连于各路莺莺燕燕,向来不过三点不回家。

清冷的三层别墅,除了基本在底楼的佣人阿桑,平时只有晴晴一个人孤单的守候。

卧室门啪的一声撞开,冠子儒满身酒气的扑倒在床上,半醉半醒间,拽紧了晴晴的脚踝,颀长的双臂支撑起健美的身体,往前一抬一扑,整个人就压在了晴晴单薄的身体上,呼了她满脸醉意。

“亲爱的冠太太,有没有想我啊?”冠子儒冷峻的脸轻露出邪魅的笑容,身体一歪,长臂一扯,轻薄的丝被就被摔到了地板。

晴晴全然僵在那里,熟悉的午夜暴力,这三年,几乎每周都要上演。躲不过,晴晴索性就闭上了眼睛,子儒早已经不是十几岁时有着阳光一样温暖笑容的子儒哥哥了,闭上眼睛,承受这暴风骤雨就好。

半饷,耳旁子儒鼾声已起,晴晴悄悄的起身到洗手间清洗这一身疼痛,镜子前白皙的皮肤,烙着几多青紫,处处是子儒施暴的痕迹。

晴晴无力的抬手触碰浴缸前的落地镜,自言自语:“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恨我?明明我从小就这么爱你!”

她不能闭眼,一闭眼就是年少时子儒大笑着牵她的手往前跑动的美好。

晴晴数学不好,子儒经常会带着稀奇古怪的小糖果、包装精致的小礼物,到她家帮她辅导功课。

子儒坐在她旁边认真给她讲题的时候,她还会开小差,研究子儒栗色头发上调皮跳跃的阳光点点。往往会换来小老师一记宠溺的爆栗,叩的晴晴撒娇的捂住被敲的额头,脸红成一片,默默的低头又看回题目。

书本上的文字老是不由自主的会扭动会飘走,牵引着她的注意力又不知觉的回到冠子儒帅气的脸上去,他总是穿着简单整洁的浅色衬衫,带着好闻的阳关一般的香味,让晴晴不由自主的向子儒靠近靠近。

子儒也喜欢这个清秀雅丽的妹妹,看晴晴又开了小差,那诱人的唇红嘟嘟的不自觉的撅起一点,看数学题那飘忽的眼神,子儒心跳慢了几拍。

两颗脑袋情不自禁的都向对方靠拢,越来越近。晴晴索性顺从自己的心意,很愉悦的闭上眼睛,充满欢喜的迎着子儒上去,期待着他们彼此的初吻。

子儒却硬生生的站起身来,颇显狼狈的小声说一句:“今天就上到这里,我先走了。”逃之夭夭。

下一次在公园见面野餐,晴晴就调侃子儒:“子儒哥哥,原来我在你心里是大灰狼啊!你跑得慢,我就会吃了你呢!”

子儒伸手把她的头发摸乱:“晴晴,你还太小呢!就是是大灰狼,也是只粉色的可爱小母狼!”

晴晴站起身来,故意显得凶神恶煞,两只手举在脑袋旁边,扮作狼爪状:“啊!吼!我是大灰狼!我要吃了你!”

子儒没心没肺的大笑:“我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大灰狼,快来快来,赶紧吃了我吧!”

两个人就在草地上追跑起来,跑一阵,晴晴气喘吁吁的停下,呼唤跑远的子儒回到身边,晴晴把自己的手放在子儒手中,心头像装了一只小鹿一样要扑出来了,还要强装镇定,表示自己长大了,能很淡定的牵手了。

结果,两个人手心都满满的汗,爪子一样抓了一路,手都维持一个姿势没变化,两个人手都麻了。松开以后,两个人都被自己的愚蠢逗乐了。

一个秋日的傍晚,金黄的梧桐叶纷纷漂亮,在小小的马路上铺了一层厚厚的黄金地毯,子儒拉着晴晴在树下拍照、散步。

年少时候,总觉得在一起的时间太短,走再远的路,都不觉得累。

子儒大着胆子,手臂揽上晴晴的肩,晴晴的身体几乎是颤抖的迎接了这份亲密的喜悦。

两个人面对面、手挽手站定在梧桐树下深情对望的时候,彼此都能在对方眼里看到自己的身影。晴晴仰头踮脚靠近子儒,喃喃的说:“子儒哥哥,我不小了,我已经长大了。”

子儒看着晴晴红着脸、闭着眼、提气壮胆充老大的样子,可笑又可爱,用手指在晴晴唇上一点,晴晴一下子脸红成猪肝色,更加不敢睁开眼睛。

子儒把嘴伏到晴晴耳边,轻轻的呵出来的气让晴晴痒的咯咯笑的睁开眼睛:“晴晴,做我的女朋友吧!”

惊喜的听到这期待已久的话,晴晴一下子跑开去在树下蹦蹦跳跳:“哈哈哈!子儒哥哥是我男朋友咯!”

回忆越美好,晴晴越是不敢往回看。对镜自怜,泪,从她的眼眶里落雨一般滚下。

一结婚三年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