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你娘脑子摔坏了

裴玉站在村路口,就听到她那震耳欲聋,宛如河东狮吼的大嗓门,脑仁又忍不住一阵发疼。

话音一落,目力极好的她就看见从约莫百米远的一间房屋里飞快冲出来一个灰扑扑的,看不清楚那小脸蛋的小糯米团子。

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十几秒后就扑向了她。

她几乎是身体本能地伸出双手去接住了那小小的身子,却还是没定住,向后踉跄了几步。

紧接着,她就觉得小糯米团子蹭了蹭她的胸口,用万分委屈软糯的声音问:“娘亲,你去哪里了?是不是不要君君了?君君会很乖的,娘亲不要丢下君君好不好?”

小糯米团子低着头,小肩膀抽泣地一耸一耸的,看起来就像是个马上就要被人给抛弃掉的小可怜。

当然,如果能让忽略掉他掐着她手臂时那堪称吃奶的劲就更好了。

裴玉感觉到了他的颤抖和害怕。

顿了顿,她就伸手轻拍了一下他的后背以示安抚,但在那一刻,她感觉小糯米团子似乎整个人都僵硬了一下。

真是奇怪又有趣的反应。

裴玉心下一惑,很快刚才河东狮吼的大婶扭着腰肢走了过来,满脸笑容:“人找回来就好!沈家妹子,你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一声不吭把娃儿一个扔家里跑去深山里头了!瞧把娃儿吓的,都快哭晕在我们家里头了!”

裴玉看了看还僵硬在自己怀里头的小糯米团子,思索着这小家伙哭晕过去的可能性。

还没等她开口说些什么,那大婶就过来要拉她起身,将她全身上下打量了一下,问:“你进山里头没遇到什么事情吧?怎么今儿个看你的感觉呆呆的?遇见大虫了?吓坏了?”

那糙汉子老哥接话道:“你不提我倒是忘了,刚我找到她的时候,她就在一个坑坝里!沈家妹子,你没伤着哪里吧?”

两人一说,其他几个村民也用关切地目光看着她。

裴玉是真有点头疼,恰好是个不错的时机,她目光呆滞了一下,摸了下自己的后脑勺,才呐呐开口:“我……”

一个字才刚刚从嘴里蹦出来,脸色骤变,一片惨白,紧接着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毫无征兆地浑身瘫软倒地……

“沈家妹子!”

大婶尖叫,眼疾手快把人给扶住了,顺手就往她后脑勺上一抹,惊呼的更大声了:“哎呦喂!磕了好大一个包!老齐赶紧去把魏郎中喊过来救人啊!多半是掉坑里把脑袋给摔坏了!”

她这话一出,糙汉子立马就拔腿往村里头跑,周围的村民连忙上前来一起把昏迷不省人事的裴玉往里抬。

而慌乱中被扯开的某小糯米团子呆呆地站在那里,清澈明净的双眸似是茫然无措……

或许他应该庆幸,她活着回来了。假装昏迷还是有代价的。

裴玉感觉七八只手,手忙脚乱地把自己连拖带拽地扯到了一张铺着稻草堆的硬床板上。

别问她为什么知道是硬床板。

在她躺上去的那一刻,床板发出的咯吱响声简直让人难以忽视。

再加上这群‘友爱’的乡亲们动作比较粗鲁,她感觉自己后脑勺的包都随时有可能被二次重创。

紧接着,就听到河东狮大婶破开重围,用大拇指指甲使劲地抠她的人中!

第四章 你娘脑子摔坏了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