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秦蓉醒了

“云想容,我发现一件事情,你在故意激怒阿深。”明枂抓住云想容的手腕,语气不善的说道,“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云想容垂下眼睫,冷笑了声,“明枂,我哪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激怒云深不好吗,这样我就能走了,你可以一个人独占云深。”

“呵!贱.人!”明枂一巴掌朝云想容拍过去,云想容立马挡住了明枂的手,“明枂,我逮你入闺蜜,而你呢,却处处针对我,我到底有哪里对不起你的。”

云想容真的想不出明枂针对她的理由。

明枂捂着脸,用阴冷无比的眼神盯着云想容,“云想容,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作为女人,你到底知不知羞,居然爬上了自己哥哥的床!你就是个贱人!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我告诉你,你爬上阿深的床就是对不起我!我有了你这个不知廉耻的闺蜜就是对不起我!”

云想容退后几步,脸色有些难看,没想到明枂竟然知道这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呵呵,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明枂冷冷笑道,“你以为我是从哪里知道的,你以为知道这件事的人有几个。”

没几个人,只有她和云深,所以这件事,是云深告诉明枂的。

“玩过几个女人,你陪哪些男人上过床,用的什么体位,阿深通通都告诉我了。你用尽全力遮挡的丑闻,是我们恩爱时候的谈资。”

“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竟然觊觎自己的哥哥!”

云深告诉明枂的,云深竟然把这些事情告诉明枂。

“你觉得我恶毒对不对?是不是很想打我?”

“想容,你为什么要打我!”

明枂讥诮的嘲讽云想容,啪的一声,突然抬手狠狠的用力扇了自己一巴掌,云想容意识到不对,还没回头,就被人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力道大得云想容站立不稳,眼前发黑,脑中一阵轰鸣。整个人狠狠撞上了旁边的桌子,才缓缓倒地。

疼……肚子好疼……

“云想容,我真是对你太失望了。本以为你恶毒,下贱就算了,但是枂枂,那是你好几年的闺蜜,她好心劝你,你竟然对她下这么大的毒手!”

“没有,我没有……”

抬起头来,对上的就是明枂略带得意的笑容,还有云深阴沉无比的面容。顿时,云想容就知道,解释没有任何用处。

今天的磕头算是不成了,回到别墅,云深让司机把明枂送走,他抓起云想容就往小黑屋里走。云想容站不起来,整个人就是被云深拖着走的。

“云想容,很久没教训你了,你长本事了是吧,还敢顶撞我!打枂枂!不给我妈妈磕头!”

小黑屋是云深教训云想容的地方,里面什么都没有,没有光,没有声音,只有一张凳子,云想容有幽闭恐惧症,被云深关进去,能生生把云想容吓死。

“不要,我求你了,云深,哥哥,不要,不要把我关进去!”云想容抓住云深的袖子,用力到发白。

“容不得你不想!”云深一把抓住云想容的头发,不让她挣扎。就在这时,管家跑了进去,气喘吁吁的叫道:“少爷,夫人醒了!”

云想容心里一松,身体被虐待到极致,终于忍不住晕了过去。

第六章 秦蓉醒了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