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不磕头

“云想容,你这么贱,就和你妈妈一样贱!”云深狠狠的侮辱她,“当年,她就像你勾引我一样勾引我的爸爸,如果她不贱,我妈妈也不会变成植物人!”

云想容一直沉默着,这个时候突然爆发,崩溃的哭了出来。

“不准,你不准这样说我妈妈!不是我妈妈把你妈妈推下去的,是你妈妈自己倒下去的。云深,你说你恨我,明明是我该恨你!你凭什么,凭什么这么折磨我!你不是人!不是人!”

妈妈爱她,虽然她是个养女,她承认妈妈做错了,但是,妈妈没有推人就是没有推人。

她在赎罪,赎的不是云深妈妈变成植物人的罪,而是她的妈妈破坏云深家庭的罪。

云深扼住云想容的脖颈,冷冷一笑,“我不是人,你也不是人,所以,你也别想从地狱里爬出来。想逃开我?不可能,一辈子都不可能!”

“小姐,你吃点吧,这几天你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第二天一早,刘妈担忧的说道。

刘妈是从小把她带到大的佣人,对云想容很好,是云家唯一一个对云想容好的人。

“吃什么吃,不想吃今天一天都别吃饭!”云深冰冷的声音在后面响起,“快点换衣服,今天和枂枂一起去医院看母亲。”

云深的母亲秦蓉,在医院里,是植物人。每一年的今天,云深都要云想容到秦蓉的病床前磕头,不磕足三百个不准起来。

云深为人危险,手段诡谲,用了很多的手段折磨云想容。但在秦蓉面前,云深是个乖乖的孩子,和其他男人一样,谈恋爱,结婚生子。

因为秦蓉没植物人前的唯一愿望,就是能一生一世一双人,有个幸福的家庭。

所以每次,云深都会带着明枂到医院,一起看望秦蓉。而云想容,则是佣人,还有罪人。

云想容进房间给秦蓉收拾垃圾,打扫房间。完了,云想容站在秦蓉的病床前,没有磕头。

“云想容,跪下!”

云想容挺直背脊,第一次违抗云深的命令,倔强的说道:“我不跪。云深,我说过,我们母子欠你的,我已经还清了。”

“我可以不结婚,但是,我不欠你的了。你既然这么厌恶我,既然你的妈妈这么恨我,你还把我带到医院来,呵,这难道就不是给你的妈妈添堵!”

“啊——!”云深上前一步,扼住云想容的脖颈,风雨欲来,“你在说一次。你竟敢咒骂我的妈妈,你还想离开我!”

云想容直直的对上云深的眼睛,似乎就要这样看进他的眼里,坚定的重复,“我不欠你的,我妈妈也不欠你的!是你妈妈自己倒下楼梯的,不管你信不信!”

“云想容!”

“阿深!”

云深抬起手就要给云想容一巴掌,被旁边的明枂及时拦了下来,明枂劝道:“阿深,想容昨天也累了,你今天就让她稍微休息一下,再磕头好不好?我来劝她。”

云深狠狠瞪了一眼云想容,怒气勃发的转身离开。

“想容,我劝你还是好好听阿深的话,阿深的脾气可不好。”云深一走,明枂就换了一副嘴脸教训云想容。

第五章 我不磕头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